芒果小说网 > 宋北云 > 638、五年11月24日 晴

638、五年11月24日 晴

  “事情么就是这么个事情,你答应就这么办,不答应我也没法子。”宋北云抱着胳膊对佛宝奴说道:“孩子我来教。”

  “堂堂辽国太子,你来教?”

  “我是他爹!你辽国那些个歪瓜裂枣也配糟蹋我儿子?”宋北云眼睛一眯:“你且试试,我就看看天底下谁敢称是我宋北云之子的老师。”

  佛宝奴死死盯着他,盯了一阵,手一挥:“断无可能。”

  “无可能是吧?”宋北云轻笑一声:“那你就别怪我了。”

  宋北云一只手撑在下巴上:“七日之后,我会将辽国太子的身份公布于众,你给我便给我,不给我我就抢。”

  “你就吓唬我呗,就知道欺负我呗。”佛宝奴说着说着,嘴巴一扁,就又哭了出来:“你就不能对我好些吗?呜呜呜……”

  “巨炮卖给辽国,可以。修葺技术给辽国,也可以。后续免费技术支持,还可以。”宋北云哭笑不得的说:“那你总不能不让我见儿子吧,到底是你欺负我还是我欺负你?你说你与儿子与辽国共存亡,我这不是想法子了么,你非要跟我犟?”

  佛宝奴委委屈屈的坐在那抹眼泪,也不说话。

  “说话啊,你别不说话。”

  “让我想想不行嘛,凶凶凶……整日就知道凶,也不见你去凶金铃儿。”

  金铃儿在旁边晃摇篮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跟我有么子关联?”

  “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轻易而为。我要回去后好好思索一番。”佛宝奴说完:“等开春我就走了。”

  “嗯?”金铃儿侧过头看她:“你就把妙言一个人扔在那啊?”

  “哪能啊!她就比我晚几日到,她去那条什么路?去探查去了。”

  “高速路。”宋北云补充了一句。

  “对对对,那条高速路。”佛宝奴点头道:“那许多的钱投下去了,去看看也不过。”

  “嗯……”宋北云伸了个懒腰:“能一家子过个年也是好事啊。”

  说到一家子,佛宝奴突然坐直了身子,从供桌上取下宋北云专属挨揍棍。宋北云看到这棍子就一哆嗦,他连忙拦住她:“干什么你?”

  佛宝奴抹去了眼泪,咬牙切齿的说:“揍观音奴。”

  “你好好的揍她干什么?”宋北云一脸茫然:“你不没事找事么。”

  佛宝奴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死小鬼,仿造我的大印把自己交代出去了,没有明媒正娶没有媒妁之言就珠胎暗结,这是个良家子干的事?”

  她说完,宋北云看了看摇篮里的铁蛋又看了看佛宝奴,清了清嗓子:“事情么……不是这样说的。”

  “还要怎的说?她现在孩子都有了,还能怎的说?她就是不要脸。”

  旁边的金铃儿快速的眨着眼,反应半天才开口道:“我说,这做人的道理就放在那边,怎可宽以待己严于待人么。说什么珠胎暗结、说什么自甘下贱……嘴巴上留点德吧。”

  佛宝奴看向金铃儿:“你几个意思?”

  说完她看了一眼宋北云,发现宋北云已经在那逗孩子了,似乎不想参与这方面的交流,而在她看到儿子的瞬间,立刻就明白了金铃儿的意思,顿时羞愤上头,一脚踢在宋北云的屁股上:“狗东西该死!”

  宋北云默默回头:“???”

  金铃儿这时却笑了起来:“这等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便过去了,玉生哥又不是什么浪荡人。品行兼优,还是天下唯一能制得住这宋猴子的人。观音奴又喜欢得他喜欢的不得了,他对玉生……等等,你方才说什么?观音奴有了?”

  “嗯。”佛宝奴一提起来就有气:“气死我了。”

  宋北云这时挠了挠下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能生还不让观音奴生吗?”

  “她才多大的孩子!”

  “孩子个屁嘞。”金铃儿斜眼盯着宋北云:“我生孩子时不过十七,观音奴今年都十九了。”

  佛宝奴哼了一声,一脚踢在宋北云的屁股上:“狗东西该死!”

  “喂,你这也踢我?”

  “哼。”金铃儿也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道:“有些人专门干些诱拐的勾当,不像个好人。”

  宋北云站起身,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我衙门还有些事,告辞!”

  说完他就蹦跳着跑走了,而佛宝奴提着棍子追了几步,却发现那厮已经跑过了好远后才愤愤的走回来。

  “这人,怎的还与孩子一般。”佛宝奴叉着腰,气愤的说道:“后悔了,就不该给他生孩子!”

  “那你打算给谁生呢?”

  “你可莫要套我话,我去休息一下。”佛宝奴将外套脱下:“哭一早晨,朕乏了。”

  “呵。”金铃儿冷笑一声:“你可是真会啊,一哭二闹三上吊,学全了。”

  金铃儿眉头轻轻一挑,走到金铃儿面前挑起她的下巴:“当女人呢,就要会用女人的招数。这不是成了么,你当我傻啊,真跟他来硬的,他是吃那一套的人么?”

  “陛下挺厉害呢。”

  “那是,好好学着吧。”佛宝奴松开手:“睡个午觉去了。”

  金铃儿看着她走入房间,嘴角只是一抹不屑,小声嘀咕一声:“你还嫩着呢。”

  而此刻的宋北云正坐在玉生那边,新婚燕尔的玉生现在却在加班加点的工作,给他放假都不要,而宋北云过来就是询问观音奴的情况。

  “是有了……不敢跟娘说。”玉生埋头工作,语气中带着几分羞愧:“是我不对……”

  “啥玩意对不对啊,你们俩本就是合法夫妇,什么就你不对了。”

  “这……她还小。”

  “小个屁。”宋北云抱着腿坐在那:“那现在怎么办?过完年她经不得长途颠簸,我干脆打个申请把你调来这边吧,夏竦那头年后可能要回京了,我这边缺人啊。”

  “我都行。”玉生倒是没反驳:“只是这样会惹来闲话吧?”

  “闲话?我的闲话还少了么。”宋北云摆手道:“过了年我打算将太子和辽国太子都接过来,需要一个文科老师,打算让你来教。”

  “不行不行不行……”玉生连声拒绝:“我怎可为太子师?”

  “你怎么就不行了,你的策论和经义都被选入正德篇中了,天下学子都要学你的文章,你怎的就不行了?”

  玉生连连摆手:“这是真不行。”

  “不管那许多,反正我就这么申请。有事我扛着就是了。”宋北云摆手道:“其余的你负责教就行了。”

  “当年,我屡考不中……是个落魄秀才罢了。”

  “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夷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宋北云笑着起身:“玉生哥,你就是老实了点,论才华那可是天下无双。”

  玉生笑了起来:“你骗哥哥有意思么?你的才华才是天下无双。”

  “我算什么?都是慷他人之慨罢了,你就不要推脱了,就这么定下了。”

  玉生叹了口气:“那我只好试试了……”

  说罢,他又开始工作了起来,而宋北云走到他桌前将他的笔一抽。

  “你这是作甚?”

  “工作什么时候不能干?”宋北云侧身坐在桌前:“走啊,去逛个展销会啊。这几日我都忙着没工夫去,听闻各地的特产都有,甚是热闹。”

  “可还有许多事情要办……”

  “唉,难得有空,莫要推脱了。走吧。”

  说着,宋北云就将玉生从椅子上拽了起来:“别穿官服啊,换上便装。咱们去开开眼界。”

  玉生无奈,只好随他去换上了便装,两兄弟走在路上,宋北云将自己遇到的难题也与他讲了,倒是一点都没有隐瞒。

  “心中心念并无对错,你也不知此路是否可通,他人同样不知。”玉生说道:“你可践行,自然他人也可践行。不过我倒是认同你的理念,杀戮永不可解决争端,仇恨的种子是会发芽的。那既然你选了一条荆棘漫漫之路,我其实并无过多话语,你我既为兄弟,我便随你一并去了就是。最后是流芳千古也罢是头破血流也罢,即便是上了黄泉,也断然不让你独身一人。”

  “哈哈哈,没那么夸张啦。”宋北云摆手道:“就算道路不通,我们还有工业啊,科技和工业的火种可以燎原。不过我们这一辈子可能就要耗费在这条路上了。”

  “那岂不是美事?”玉生笑道:“无论如何终归有路可走,总比茫然四顾最终一头扎入孔方兄之怀抱中要好上太多了。”

  宋北云轻轻点头:“这算是种信仰吧。”

  “嗯,大丈夫者,当有此念。”玉生肯定的点头:“我就知道我家弟弟要么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

  宋北云伸了个懒腰:“其实我还挺怀念那时候我们坐在牛车上去镇子里买东西的日子,舒坦。”

  玉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可你我都是顶天立地者,舒坦可不是留给咱们的。”

  “知道啦。”小宋跳起来摘下一片叶子:“有生之年,我要看到天下太平、富足安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angguo9.com。芒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anggu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