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第四位玩家_无限之剧本杀
芒果小说网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三十章:第四位玩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章:第四位玩家

  “买定离手,要买的别犹豫,下一场,虎派拳师对形意拳!”

  “咦,马兄怎么还没回来??”

  项克定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空位,不禁嘀咕起来。

  “没事,怕是拉肚子了。”李公子既然不以为然的说道,言外之意颇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虽然大家是在一起玩的,可他们骑马射箭样样精通,毕竟父辈都是沙场老将出身,再不济玩火枪也行,但只有马鸿文不爱文武艺,也不爱玩火枪,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这要是一般家庭的公子,他们也不会这般调侃,偏偏马鸿文是马奇的儿子。

  堂堂禁军参领的独子,居然这般差劲,怎么能不引来众人调侃。

  “李兄!”

  项克定自然听出来李公子言外之意,心里顿时就有了几分不快。

  再怎么说,马鸿文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两人父辈也是过命的交情,听到这话难免心里有点不舒服。

  “嘿嘿嘿嘿,开始,先看拳!”

  李公子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就此打住,随手丢出一张银票给拳场的伙计:“给我压虎派。”

  说完不忘向项克定问道:“要不要玩一玩。”

  项克定心里不爽,见状也拿出一张银票:“压形意拳师。”

  “哎呦,都是兄弟,好兄弟别伤和气啊。”

  眼见这俩顶上牛了,随同一起来的这位就开始劝起来。

  可两人哪里会理睬一个陪衬,钱多钱少无所谓,重要的是一口气不能就这么被压下去。

  “拳师上场!”

  两位拳师走上台,虎派拳师长得高大威猛,一米八的身高在这个时代足以堪称巨人,再看那一身腱子肉。

  嘿~~~台下那些压在虎派拳师身上的看客无不欢欣雀跃。

  这哪是虎派啊,你要说他是黑熊精转世都有人信。

  再一瞧那位形意拳师,那些买他赢的,瞬间脸都黑了。

  瘦小的身板,虚浮的步伐,从码头拉过来一个苦力都比他强。

  “哈哈哈哈,这可是真有意思。”

  李公子手上扇面一展,掩嘴偷笑起来。

  项克定脸色难看,一言不发。

  从俩拳师上台开始,输赢就已经像是被众人在心里定下来了一样。

  别管是什么拳法,招式,个头上和力量上的差距,那是先天的,若是差距小,或许可以凭借拳法技巧,来扭转过来。

  可差距太大了,所谓的拳法就没有了意义。

  这就是一个三岁练武,子,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苦练三年,可遇到三十岁的男人,也一样打不过。

  体格力量终究才是决胜的根本。

  这下台上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大骂拳场坑钱,但拳场可不管这些,管事的打了个眼色,一旁就走出来几个拿着棍棒的看护,顿时众人就不敢骂了。

  眼见抗议无效,一腔愤恨无处发泄,也不知道是谁把手上的赌票一丢:“打死他!”

  “打死他,打死他,妈的害得老子输钱,打死他!”

  不管是输家赢家,呐喊声震耳欲聋,输赢已经成了定局,眼下所有人所希望看到的是一场血腥的杀戮。

  “哎,可惜了!”

  管事从擂台走过,走到徐童身后,迎着虎派拳师的目光,挥手抹了一下脖子。

  虎派拳师面具下咧嘴一笑,已然知道自己这一场可以好好玩个痛快,朝着管事点了下头,抢先攻过去。

  一记又快又狠的直拳直袭徐童面门,同时另一只手,缓缓往后收拢。

  虎拳,又叫虎尊拳,本是五行拳之一,后来有人单独摘出来,进行深造修改,最后独自成一流派,仿虎之形,取虎之技,融为拳意。

  这一记之直拳不过是试探,真正的杀招在后面这一招猛虎洗爪,这位虎派拳师显然是有充足的自信,认为面前这个瘦小的家伙就算勉力接下这一拳,也必然要被自己刚猛的力量打乱手脚,届时自己就能抓住先机,一寸寸的打残他。

  徐童见状却是没接这一拳,反而左腿跨步,同时右手成掌,抓在对方手腕往下一压,肩膀借力打力用肩膀撞上去。

  这一撞又快又准,但两者相差的体格,让人感觉更像是鸡蛋碰石头,可只有虎派拳师才知道,这一撞的力气有多大,像是一记闷拳撞在胸口,打得他胸腔都发出一声闷响。

  这下虎派拳师知道自己大意了,另一只手,飞快从下抓向徐童肋骨。

  五指如勾,指间张开,这是虎尊拳的特征,然而徐童眼观六路,左掌从下向上,一把按住对方手背,借着这一爪的力气,拉着他的手腕往后扯,同时下蹲成弓步,腰部发力,像是投铅球一般的造型,直接把人甩飞起来,重重摔在地上。

  “咣!”的一声作响。

  方才还在叫嚣着一众观众,顿时闭嘴了。

  就算是不懂拳,就是来凑热闹的外行,也被这一幕给震惊到了。

  双方体格力量差了老牛鼻子远了,却不想一回合不到,被摔在地上的竟然是虎派拳师。

  “嘶!!”

  坐在项克定身旁的李公子,一副见鬼的模样,手上扇面一合:“这不是形意拳啊?这怎么看像是八卦拳呢?”

  “贤弟,人不可貌相啊。”

  项克定本是乌央乌央的脸色,瞬间雨过天晴,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李公子的肩膀笑道。

  李公子嘴角一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台下众人也反应过来了,这是什么情况,那么大的个头白长的么??一个照面就被摔在地上,这是虎拳??这tm的明明是猫拳吧。

  徐童倒是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等对方爬起来。

  同时看了一眼自己的道具册,【八卦擒拿手】的熟练度在方才增加了3点。

  这可比奇门的熟练度好刷太多了。

  似乎是被一个体格瘦小的人摔成这样脸色无光,也似乎是因为台下的嘘声和叫骂,更或者是管事在一旁杀人般的眼神。

  虎派拳师晃了晃脑袋,猛地跳起来,双手开合,一招恶虎下山就冲过来,这次他是铁了心要将这家伙碎尸万段。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徐童这次可没坐以待毙,而是主动出击,双手迎着对方抓上去,瘦小的手臂,爆发出来的力量简直大得吓人,他这个一米八的大汉被抓住手腕立即就察觉到双手像是被套上了铁箍。

  不等他挣扎,徐童手指往后一拽,将他往前拉近,双手顺着手臂滑到胳膊肘上,一记高踢踹在他下巴上。

  近身搏斗术,即便徐童已经把这张道具卡给处理掉了,但现在依旧能牢记着搏斗术的套路。

  身子一扭,斜着从他腋下转过到身侧,连带着对方胳膊一起被扭到背后,抬腿一脚踹在他肩膀上。

  “咔巴!”

  台下众人的谩骂声顿时戛然而止,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虎派拳师的左臂已经无力地垂落下来,整个关节都已经脱臼了。

  但这并没结束,紧随着一套贴身短打,拳拳到肉,让众人不禁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虎派拳师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沙包,被打得嗷嗷直叫,最后被徐童一记侧踢给踹飞出擂台。

  伴随着重重的摔倒声,所有人短暂呆滞后,顿时爆发出震耳的高呼声。

  方才那些把赌票扔在地上的那几位,此刻更是犹如恶狗扑食般从椅子上跳起来,扑向地上被自己丢掉的赌票,方才丢的时候有多潇洒,现在捡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管事差点把牙龈都咬碎了,两眼冷冰冰地瞪着徐童,走到徐童身后低声骂道:“蠢货,你疯了,说好的你来输,你……”

  徐童眯着眼看向管事,面具下戏谑的目光,让管事浑身不自在,只听徐童冷笑道:“老子不伺候了,有种你继续让人上,要么打死我,要么被我打死,要是我不死,我今晚就去杀你全家。”

  “疯子,你……疯了!!”

  管事被徐童的口吻给吓到了,他能感觉到对方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脸色一寒:“行,你有种,你等着!”

  说完气冲冲地走到了后面说了一通后,很快第二位拳师上场了。

  这下众人纷纷疯狂下注,压在徐童这边。

  “怎么样,李兄还继续压么?”项克定面带笑容地问向身旁李公子。

  都是豪门子弟,要赌就赌到底,钱是小事,面子是大,谁怂谁是狗,拿出银票交给伙计压下去,不过压的却是徐童对面这位拳师的身上。

  有了管事的授意,新上来的拳师一出手就是狠招,徐童也不使用别的能力,连摔带打,对方连三回合都没撑住就被打下了台。

  这下管事的也不怒了,只是那张脸已经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继续派出两位拳师,结果还是一样,连胜四场,对徐童来说还有点不过瘾,可天已经要黑了,第五位拳师迟迟不上台。

  下面看客们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拿着赌票就开始兑银子,看着被兑换走的银子,管事站在寒风中身子已经是开始打颤起来。

  问了一圈,其他拳师说什么也不肯上台。

  徐童看了一眼项克定等人似乎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叹了口气,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斜眼望去,一个没有戴面具的男人漫步走上了擂台。

  两人目光相对刹那,徐童马上就认出来了:“咦??竟然是他!”

  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第四位玩家,那位坐在沙发上显得十分拘谨的西装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