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小说网 > 柯学验尸官 > 第546章 战术讨论

第546章 战术讨论

  在救援团队行动之前...

  “什么,车上有炸弹?!”

  柯南与歹徒的争吵声,在无线电徽章的另一头同样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糟了...”想到妹妹现在就坐在一颗移动的炸弹上面,宫野明美顿时乱了阵脚。

  虽然赤井秀一和茱蒂站在一起的模样还是有些扎眼。

  但她现在却再也没心思考虑这些儿女情长。

  “林先生!”

  宫野明美本能地向林新一投来求助的目光: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新一没能马上给出答案。

  他是技术警察,又不是反恐精英。

  应付这种大场面着实不是他的专长。

  而小哀被歹徒,不,被炸弹客劫持的可怕事实,同样令他这个男朋友为之意乱心慌。

  “浅井小姐,林先生,其实我们还不用太过紧张。”

  降谷零及时地给出了一个让人心情稍安的消息:

  “我已经通过曰本公安的途径,跟警视厅搜查一课负责此案的目暮警官取得联系了。”

  “根据搜查一课分享给我们的情报:”

  “那两名歹徒劫持公交车的目的,是为了要挟警视厅释放一个月前被捕的珠宝抢劫团伙首领,矢岛邦男。”

  “矢岛邦男?”

  林新一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这种抢劫案不归他管,但他好歹也是警视厅的高级官员,自然对警视厅最近办过的大案要案都有所印象:

  “据说这个矢岛邦男被捕之前不久,才刚刚带着手下干了一票大的。”

  “可警方在扫荡其犯罪窝点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任何失窃的珠宝玉石。”

  “而这一批珠宝和现钞,在首领矢岛邦男被捕后的这一个月来,也始终没有任何流通到市场上的迹象。”

  首领矢岛邦男被抓了,但参与作案的小弟们还逍遥法外,赃物也没落到警方手上。

  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多月,那些小弟总该想办法把抢到的珠宝玉石出手,换成实打实的现金给自己发工资了。

  可这些珠宝玉石却迟迟没有要流通到市场上的迹象。

  “所以搜查一课的人怀疑,这批珠宝现金是被作为首领的矢岛邦男自己藏起来了。”

  “藏宝处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所以在首领被抓之后,这些小弟们都找不到赃物在哪,自然也就没办法出手了。”

  林新一说着自己平时从搜查一课那里了解到的情况。

  “这两个歹徒此次冒险劫持公交车、威胁警视厅,逼迫警方无条件释放矢岛邦男,恐怕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关心这个大哥,非得把大哥救出来不可。”

  “而是因为只有矢岛邦男知道藏宝的位置,不把这个手里捏着‘员工工资’的老板救出来,他们就拿不到一点好处。”

  在降谷零的引导之下,林新一看清楚了歹徒的真实动机。

  而掌握了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信息,他也就明白为什么降谷零说大家还不用太过紧张:

  如果歹徒是为了兄弟义气作案,那林新一还真要担心对方会脑子一抽喊着“休伤我家哥哥”,不管不顾地来上一出大闹东京。

  但那两名歹徒这次作案却很可能只是为了求财。

  一心求财的人足够贪婪,却也理智,胆怯,做事会优先考虑利益得失。

  他们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

  所以只要不把这两名歹徒逼迫太紧,他们就不会引爆炸弹——因为这些歹徒自己也在车上。

  跟钱相比,他们的命显然更加金贵。

  而这炸弹就像是核武器。

  核武器之所以有威慑力,就是大家都相信手握核武的一方有跟敌人同归于尽的勇气。

  “那两名歹徒的目的只是求财而已。”

  “他们不会有这样的觉悟的。”

  “所以如果大胆一点:”

  “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暴力突入的营救行动。”

  “只要能在对方来不及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开枪击落歹徒手上的枪械,我想就算他们手上还有‘炸弹’这个后手,也绝对不会有胆量用出来的。”

  降谷零分析着分析着,竟然分析出了一个有几分俄国特色的战术:

  “林先生,你怎么看?”

  “额...”林新一听出一身冷汗:“可那些歹徒现在在高速行驶的公交车上。”

  “我们要怎么猝不及防地暴力突入啊?”

  “很简单。”

  降谷零自信地笑了笑:

  “由我驾驶车辆从歹徒即将经过的高架桥上骤然跃下,以神兵天降之势降落在公交车前面。”

  “然后再以我、赤井秀一还有林先生你为主力,纵身从我们的车里跃出,凌空撞破公交车的窗户,跳进去近距离制服歹徒。”

  画风顿时《成龙历险记之速度与激情》起来。

  林新一一时语塞:“这...”

  这战术其实还挺柯学实用的。

  虽然有浓浓的俄式救援风采,但俄式救援之所以死人多,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因为救援人员自身水平不足。

  这就跟“力大砖飞”的原理一样:

  只要救援人员战力够强,简单粗暴的方法也照样管用。

  想想天上突然掉下一辆汽车到自己面前,然后汽车里又猛地跳出来一个不会用枪的低配燕双鹰,还有一个曰本战狼,一个米国队长。

  三个人形高达直接糊脸上。

  歹徒估计当场就给吓傻了。

  只要他们没胆子引爆炸弹,这局游戏可能三分钟就能rush完毕。

  仔细想想这方案还真挺好用。

  要不是车上的人质是自己女朋友,林新一估计就真赞同了。

  “还是换种战术吧。”

  林新一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有些冒险的方法:

  “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危险。”

  “万一我们没能第一时间打掉凶手手里的枪械,让对方抢在我们前面开出枪来,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除了这种冒险的法子...”林新一有些纠结地看着在场众人:“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有。”始终在安静倾听的赤井秀一说话了。

  众人饱含期待地望去。

  而赤井秀一却没直接给出回答,反倒先向降谷零问道:

  “降谷警官,警视厅那边传来的情报里,有没有描述那两名持枪歹徒的外貌特征的?”

  “有。”降谷零点了点头:“而且特征相当明显。”

  “据说有沿途的机动巡警察看到,公交车上的两个歹徒都穿着十分显眼的绿色滑雪服,戴着针织滑雪帽,还统一用墨镜遮挡住了眼睛。”

  “依据这些特征,很容易就能从车厢内的乘客中把他们两个分辨出来。”

  说到这里,降谷零也猜出了赤井秀一的想法:

  “赤井先生。”

  “你是想采用远程狙击的方式制服这两个歹徒?”

  “嗯。”赤井秀一语气淡然地回答道:“既然那两名歹徒的特征足够明显,那就完全可以利用狙击的方式解决掉这两个麻烦。”

  “哈?”林新一微微一愣:

  这方案听着哪里安全了?

  怎么感觉比降谷警官那个“高达糊脸”的方案更危险?

  直接远程狙击歹徒,万一没第一时间把那两个歹徒都干掉,或者只打伤没有打死,对方反应过来之后岂不是得对车上人质进行疯狂报复?

  “那可是一辆高速行驶的公交车啊!”

  “而且车上还有两名歹徒!”

  林新一都感觉这家伙是在玩笑:

  “难道你还能隔着几百米的距离,一枪打死车上两个目标吗?”

  “能的。”赤井秀一非常淡定地点了点头。

  林新一:“......”

  画风顿时《我的兄弟叫顺溜之绝地枪王》起来。

  “而且如果你需要歹徒活着,我也可以只打伤,不打死。”

  赤井秀一非常认真地补充道。

  对他这种“射程八百里”的神枪手来说...

  在几百米的距离上命中移动车辆内两个目标的非要害部位,的确是挺简单的。

  但从未亲眼见过赤井秀一枪法,对“狙击”二字还停留在正常人类理解水平范围的林新一,根本无法对他安心。

  而且就算这家伙真像他自己“吹”得这么厉害...

  林新一也不敢拿自己女朋友的性命去赌他的子弹准不准:

  “这个方案也太冒险了!”

  “还是不行。”

  他再度否决了一个提案,自己却又拿不出一个靠谱的方法。

  场面一度非常紧张。

  这时宫野明美终于按捺不住地提议道:

  “要不...我们就让警视厅同意歹徒的要求算了?”

  “孩子们的安全才更重要,不是吗?”

  跟歹徒妥协损失的是警视厅的公信力。

  如果让社会大众知道警视厅这么容易就跟犯罪分子妥协,估计会招致更多蠢蠢欲动的罪犯。

  但东京都的爆炸案和抢劫案本来就从来没停过。

  警视厅早就被犯罪分子骑脸输出了,还在乎这点公信力么?

  更别说她这个抢了十亿的银行大盗到现在都还逍遥法外。

  再放跑一个珠宝大盗又算得了什么?

  宫野明美觉得还不如让警方向歹徒妥协算了。

  “这...”林新一仔细想了想:

  也是,就东京都这个治安...

  多放跑一个罪犯而已,说难听点,够干什么的?

  相比于维护曰本警方的荣誉,他倒更在意自家女友的生死。

  甚至就算是站在警视厅的角度上思考,那些警视厅高层恐怕也更愿意选择妥协。

  毕竟冒险采用暴力手段营救人质,如果行动中失手造成死伤,他们都是为此要担责任的。

  而“为了保护人质安全放跑罪犯”,这话说出去其实不算丢人。

  要是再厚脸皮一点,警视厅完全可以向外务省借点宣传经费,多发些《我不在乎警方尊严,我只在乎市民安全》之类的通稿,丧事喜办地给自己洗白。

  最好再把警视厅为救人质而甘愿与罪犯妥协的故事,和俄式救援的故事放在一起加以对比。

  再从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上升到思考体制问题、民族优劣、两国道德水平,润色润色,就又是一篇可以在《渎者》上面发表的优质好文。

  “好啊!”

  林新一觉得这法子不错:

  女朋友救出来了,人质安全了,警视厅丢不了多少面子,公知媒体还能赚到经费。

  除了被抢劫的珠宝店感觉不好,大家都好。

  “要不就让警视厅答应那些歹徒的要求算了?”

  女朋友还坐在炸弹旁边,林新一也不由地加入了投降派。

  但考虑到自身警察的身份,他还是很克制地补充道:

  “咳咳...暂时答应歹徒的要求,并不代表我们就向歹徒投降了。”

  “这算是一种‘战略转进’的手段——”

  “反正那矢岛邦男的身份已经彻底被警方掌握,就算一时将其放虎归山,事后想把他抓回来应该也不算太难。”

  林新一跟宫野明美站到了一边。

  但他们俩才刚刚发表完意见,贝尔摩德就无奈地摇了摇头:

  “别天真了。”

  “事情恐怕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嗯?”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有些不解地看向贝尔摩德。

  而贝尔摩德还没开口,降谷警官便会心一笑地帮着解释道:

  “林先生和浅井小姐的想法是好的。”

  “但那一切都得建立在‘只要警方同意歹徒要求、歹徒就会如约释放人质’的前提上。”

  “可歹徒真的会如约尽数释放人质吗?”

  “如果把人质都放掉了,歹徒又该怎么保证,自己能安全地突破警方封锁呢?”

  即使警方诚心诚意地答应将歹徒放走,歹徒也不会完全相信警方的话。

  他们肯定得一直把筹码捏在手上,直到安全逃离为之。

  “如果真的让歹徒带着这些人质,成功地逃出警方封锁范围。”

  “他们也未必就会在事后放人。”

  “毕竟,车上的那些人质...全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脸了,不是吗?”

  降谷零说着一种非常可怕的可能。

  这一瞬间就打破了林新一和宫野明美这帮投降派的幻想。

  的确...这种妥协就是完全把人质的命交到了歹徒手上。

  人质能不能活下来,全都得看歹徒够不够讲诚信。

  “而且现在的情况可能比这更严重。”

  贝尔摩德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还记得刚刚无线电里,柯南与歹徒争吵的内容么?”

  柯南说包里装的是炸弹。

  歹徒马上就跳起脚来,说包里不是炸弹。

  这反应都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

  “他们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包里是炸弹?”

  贝尔摩德意味深长地问道:

  “让乘客知道自己手上有炸弹,不是更加能震慑住这些人质,让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么?”

  “如果我是劫匪的话,我不仅会主动把炸弹在人质面前亮出来,还要在电话里把这件事告诉警视厅。”

  “这样才能尽可能地打消警方对于暴力营救的幻想,更快地逼迫警方向自己达成妥协。”

  “不是么?”

  “这...”林新一为之心中一惊:

  歹徒为什么要把炸弹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这或许就跟他小时候遇到的校外混混一样:

  一个小流氓如果直接把刀亮出来在别人面前晃荡,那他大概率只是为了恐吓对方,而不是真的想要想捅人。

  而如果有谁把刀小心翼翼地藏在怀里不亮出来...那就是真的要出人命了。

  “难道这些家伙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引爆炸弹?!”

  林新一有些紧张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

  “线索太少,我也没法贸然地给出结论。”

  “但是我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贝尔摩德在林新一身边呆久了,也学会了这种法医式的谨慎用词。

  但她仍旧没有直接给出结论。

  只是循循善诱地提醒道:

  “新一,你就没有注意到:”

  “在警视厅发来的情报里,对歹徒衣着特征的描述很蹊跷么?”

  “什么意思?”林新一并不擅长这种跳跃式的想象和推理

  他一时没有想通。

  而在一旁静静倾听的降谷零和赤井秀一却是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克丽丝小姐说的,是指歹徒身上的滑雪服吧?”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答了上来:

  滑雪服顾名思义是在滑雪时穿的,本身保暖效果很强。

  而现在虽然是冬天,但相比于滑雪场所在的雪山,东京市区里的气温可要暖和得多。

  从市区通往雪山的公交大巴里更是有空调暖气,穿滑雪服坐在里面绝对会热得浑身冒汗。

  所以一般游客都会等到了滑雪场之后,再在滑雪场的更衣室里换上滑雪服。

  而不是像那两个歹徒一样,在从市区出发前就把滑雪服穿上。

  “所以那两个歹徒看起来才这么明显。”

  “以至于让巡逻警察从车外一眼望去,就能把他们两个从普通乘客中分辨出来。”

  “这很奇怪不是么?”

  降谷零附和着分析道:

  “穿着如此显眼的滑雪服,简直就像是在明着提醒警方,人群里穿滑雪服的就是歹徒。”

  “这难道不会妨碍他们逃跑么?”

  读过曹丞相的故事就知道,逃跑讲究越低调越好。

  什么红袍、长须、白马,这些个性特征在敌人眼里就是身份识别信号。

  可这两个歹徒却不仅不低调。

  反而还穿了一身和普通市民格格不入的滑雪服,明着告诉警方,自己就是歹徒。

  “这恐怕不是歹徒的失误。”

  “而是他们故意为之。”

  有降谷零、赤井秀一、贝尔摩德在提高平均分,在场众人的智商可以说是人均柯南。

  车上的一个柯南就让歹徒的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这边一堆柯南聚在一起,没多久便也得出了真相:

  “这些歹徒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警方相信,‘穿滑雪服的人就是歹徒’。”

  “等警方向他们妥协,让他们达成救出团伙首领的目的之后...”

  “他们应该就会逼迫人质换上滑雪服,然后再伪装成被先行释放的人质离开公交车,暗中引爆车上的炸弹。”

  “等炸弹引爆、人质全灭,警方看到那两具穿着滑雪服的尸体,就只会以为歹徒已经在冲突之中意外触发炸弹,跟人质们一起被炸死了。”

  “人质就成了歹徒的替身。”

  “而真正的歹徒却能以幸存人质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离开现场。”

  “原来如此...”林新一听懂了:这两歹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车上的人质活着!

  他们打算把人质全部炸死杀人灭口,再用“假死”的障眼法金蝉脱壳。

  这样一来向歹徒妥协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加速人质的死亡了。

  “必须得另想办法...”林新一不禁再度陷入沉思。

  而分析到这里,歹徒的动机、手法已然尽然明了。

  其行为模式也变得可以预测。

  这对策思考起来就容易多了:

  “我有个想法:”

  林新一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众好汉:

  茱蒂、卡迈尔、降谷零、贝尔摩德、赤井秀一、宫野明美,个个都在摩拳擦掌。

  “或许我们可以制造一次‘偶遇’...”

  “让歹徒把我们也劫持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angguo9.com。芒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anggu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