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忙碌的周一_红杏红
芒果小说网 > 红杏红 > 19、忙碌的周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19、忙碌的周一

  我和小强匆匆赶到办公室时,我感到整个人还没有从昨晚疯狂的宣泄中恢复过来,疲惫挂满了我的整个面容。

  如果能再多睡一会儿就好了,那就能让人看到一个被男人充分滋润过的容光焕发的女人。

  周一的例会几乎开到了中午,除了我关心的招标项目外,其他的我都没有听进去。

  宋局在提到这个项目时说一定让我带领一干同志严格把住招标关,把项目做成省里的乃至全国的标杆。

  我心里暗骂这都是些官话和屁话,脸上却陪着笑脸,不时点着头。

  谢春萍坐在宋局的身后的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个笔记本,低着头不停地记录着宋局的讲话。也不知道王海是不是已经把她搞定了?

  「同志们,我希望你们能全力配合孙雅君同志的工作,尽快把这个项目推进到实质阶段。」宋局的这句话音调比之前的老生常谈高了些,我的注意力立刻被拉回到他身上。

  「如果有选定的合作者,快些组织考察并定下来。这个工作不能再拖下了。」

  宋局说着转向我问道:「孙局,你那边选定合作公司了吗?」

  「宋局,电脑中心的郭主任给我上报了几家。他已经都考察过了。我会随后组织有关人员再考察一次,周三上报您结果。」我怕引起不必要的猜疑,所以就没在会上提华强电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名字。

  「不用了,孙局。既然这件事是局党委会决定由你全权负责,你就决定吧。没必要再和我讨论啦。时间是拖不起的。省里的领导们都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呢。我们可不能让其他省份超在我们前面呀。」

  「我明白啦。请宋局和省里领导放心。我们一定拿出最好的成绩单。绝不辜负领导们对我们的期望。」

  「好。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啦。」宋局望了我一眼,然后扫视了在座的参会员一圈说道:「请各位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员一定要全力配合孙雅君同志的工作,把这个项目尽快圆满完成!」

  此时,谢春萍朝我看了一眼,脸上浮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容。看来这件事基本上是定了。

  会后,我刚交代完小强下一步的招投标工作就听到了敲门声。

  「请进。」

  进来的是谢春萍。

  「谢秘书,你好。来,来。坐,坐。」我忙起身招呼她。

  「不啦,孙局。」谢春萍见小强站在我的办公桌旁,忙说道:「您先忙。我没什么事。不知道中午您有时间没有?」

  「有。」

  「我想请您和张秘书一起吃个饭。」

  「好的。」我答应着。

  「我家里还有事,改天我请你吧。」小强推辞道。

  「张秘书一起来吧。」谢春萍继续邀请着小强。

  「真的有事。下次我请你。」小强是明白人,他知道谢春萍从来没有和我有太多往来,今天请我一定有事,自己是不便参加的。

  「那好吧。」谢春萍没再坚持,对我说饭店的名字和地址后就告辞了。

  中午我和谢春萍在伊文楼的一个小雅间见了面。

  「中午我请你,春萍妹子。」我和谢春萍一见面就谦让了一下。

  「不要嘛,孙局,说好的是我请你的。」

  「哪有的事。今天我要好好谢谢你呢。」我在暗示她在宋局面前帮了我的忙。

  「谢我什么呀?」从她的表情看她好像明白我在说什么,可她的言语却装着糊涂。

  「行了,妹子。再争就不好看了。」

  「别,别。孙局,说好我请您的,这次一定要给我个机会,下次再说还不行吗?」谢春萍的语气有些着急,似乎怕我真的买单。看来她可能有事要求我。

  「好呀。看把你急的。」

  谢春萍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我和她开始边吃边聊起来。

  吃着吃着,谢春萍从自己身后拿出了个大纸袋递到我的面前说道:「孙局,差点忘了,前两天我的朋友从国外回来,我让她给您带了些化妆品。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说着,她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盒资生堂的保湿面霜。

  「春萍,不要这么客气呀。」

  「没有了,平时您挺关照我,一直没有机会谢您。」她的这话纯属客套。我知道她在宋局那里的重量,所以和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

  「那就多谢你啦。」我接过袋子,朝里瞄了一眼,大大小小数个资生堂的盒子整齐的摆在里面。看来谢春萍挺用心,资生堂是我最喜欢的化妆品品牌之一。

  又聊了一会儿,谢春萍的电话响了。

  「喂……妈。您慢点说……」看来是谢春萍母亲打来的电话。

  「嗯……知道了……好……嗯……」说着说着,谢春萍眼圈红了。她似乎不想让我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变化,忙背过脸轻声说道:「行,行……我知道啦……拜拜。」

  「怎么啦?」等谢春萍放下电话,我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事。」谢春萍不自然地笑了一下,用手指轻轻点了几下自己的下眼帘,没让眼泪流出来。

  「不会吧?有什么事跟姐姐说说,说不定姐姐能帮你宽宽心呢?」我知道在眼前这个项目上需要谢春萍忙,所以希望有机会能给她一个人情。

  「最近……我妈那里有些……压力。」谢春萍组织着自己混乱的语言。

  「你妈?」我有些惊异,心里盘算着她要我帮什么样的忙,多大的事情,自己该不该出手,是不是会惹火烧身。

  「是的。她有些……有些麻烦……工作上有些麻烦。」

  「你和她多聊聊。工作上的压力算什么呀?」我轻描淡写地回了她一句,想把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有人在背后告她的黑状。」谢春萍低下头轻声继续说着。我看到她的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着转。

  「这么可恶。现在的人人心叵测呀!你可要你妈妈小心些呀!」我忙安慰她道。

  「是呀,谢谢您的提醒。我妈工作认真,待人和气,没有任何经济问题。不过……可能是有人嫉妒她的工作成绩,想……」谢春萍的话顿住了,我能明白她的意思。既然没有经济问题,哪会有多大的事呢?我放松了些警惕,顺着她的话说道:「现在这种事情很多。只要她行得正、做得端,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她是哪个系统的?哪个单位?我们找人跟上级说一声不就没事啦?只要上级领导不说什么,会有什么事呢?」

  「她是我们教育系统的。」

  「哦……那……她叫什么名字呀?」我有些犹豫,不过此时也只有先问清楚情况再说啦。

  「吴雪珍。」

  「吴雪珍是你母亲?」但我听到吴雪珍是她母亲的时候,惊讶的语气脱口而出。吴雪珍在我们系统中可是个远近闻名的人物,她年轻时是位话剧演员,曾经是我们这里数得着的几位美人之一,后来嫁给了一位市里领导的公子。他们婚后没几年,他老公因为经济问题被查还牵连到她公公。于是她跟她老公离了婚。离婚后她一个人带着女儿,她的公公没过两年被降职调到别的市,她的前老公跟着父亲离开了这里。听说自从她公公离开后,她曾经和市里的一些领导有染,可这些都是私下的瞎传。不过在她四十几岁的时候她就当上了我们市艺专的校长,她在艺专的作风问题我时有耳闻。几年前,有人向局里反映她和自己学校里的男生乱搞男女关系,被宋局压了下来。现在看来又有人告她啦!

  「嗯。系统里好多风言风语,不过,孙局,那都不是真的。」谢春萍从我的口气中明显感觉到我对她母亲的印象。她连忙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声解释道:「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她不但要工作,还要照顾我。她容易吗?孙局,您说那些背后使坏的人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呀!?」

  「那你向宋局反应了吗?」我想把球踢出去。

  「没有。他都要退了……而且现在正忙着为局里在争取一个信息系统改造的项目……估计您现在负责的这个项目完成之后,那个项目就会跟上了。」

  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来帮她的忙不会没有回报的,就对她认真地说道:「你给我说说你妈的情况。我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有人告她……」谢春萍的言语有些吞吞吐吐,脸憋得通红。我知道她母亲的事情是难于启齿的,不过最终她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告她和男生有不正当关系。」

  「春萍,你告诉我,你妈妈是这种人吗?」我问了一个自己都知道答案的问题。

  「不是,绝对不是的。」谢春萍的眼睛躲闪着我的目光,看来她也知道自己母亲的不端行为。

  「那好。你把你母亲约出来,我和她谈谈。」看在她帮了我的忙、而且以后还用得上她的面子上,我答应了她。如果她母亲只是涉及点儿男女关系的话确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好的,谢谢孙局。」谢春萍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看来她还是个孝顺的孩子。

  刚从伊文楼出来,我的电话响了一声,一看是一条短信。上面是这样写的:「大姐:您好!不知何时方便,我想请您吃个便饭,并当面谢罪。小弟做的错事还望大姐海涵。所造成的损失,小弟一定补偿。盼复。张仁。」上次叫我大嫂这次改叫大姐了,看来是想跟我套套近乎啦,看短信的意思是服软了,说不定我还能从他那儿……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一看是张静就马上接通了电话。

  张静告诉我她已经去查张仁了,张仁像是明白是我在背后搞的,对她说自己跟市里的领导都很熟,自己的项目是市里支持的,还提到了我的名字,说和我很熟,所以就给他三天的时间。

  张静还在电话里劝了我几句,说事情应经过去这么久了,让他吃点苦头,长点教训就行了。是不是张仁已经给张静了些甜头了?我心里有些疑惑。不过我并没有表露出来。

  我问张静张仁那边是不是查出了些问题,她回答说是。我又问她事情大不大,她说可大可小,就看我一句话,我明白她的意思。我谢过了她并说容我想想再回她,然后就挂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我给张仁回了个短信:「过去的事都已过去,只要你知错就改,大姐就知足了。」

  不到两分钟我收到了张仁的回复:「多谢大姐的原谅,小弟肝脑涂地再所不辞。这两天您如有时间,我当当面致谢。」

  我心里笑了,看来这小子真的服软了,就马上回了他一条:「今天很忙,你安排吧。」

  「好的大姐,我安排后马上给您短信。」张仁的短信回得真快,我想他一定是感受到了压力。

  刚看完张仁的短信,宋局给我来了个电话。他说过几天教育厅的侯副厅长要来我们这儿做个调研,让我先有个心理准备,等有了具体行程后再和我商量接待事项。

  侯副厅长我见过,但打交道不多,他是厅里主管教育经费的,是个实权派人物。我把小强叫了进来让他去查查侯副厅长的底细和爱好,小强答应下来就出去了。

  等小强离开我的办公室,我给王海去了个电话说了下项目的进展情况,并强调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叮嘱他一定要把事情做好。王海很高兴,他向我保证会全力以赴,不会让我失望。他邀请我下班前到他开的公司先看看,并且说晚上请我吃饭。我想看看也好,这样起码心里先有个数,就答应了。

  和王海通完电话没一会儿,王燕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对我是感谢连连并说找个机会来看我,我说不用客气,让她跟她哥交代一下和莉莉她爸的公司好好合作就行啦。王燕自然是满口答应。

  放下王燕的电话,我想起文哪,就拨动了她的电话。

  「喂,文哪,在干什么呢?」

  「你好呀,雅君,没干什么。在想你呢。」

  「哈哈,臭丫头,就会贫嘴。」

  「真的,真的。」

  「行啦,说正事。我这边都安排妥了,我让王燕跟你和莉莉联系,她说没问题。」

  「谢谢姐姐。我让莉莉和小凡旅行结婚的时候去看你好吗?」文哪的声音极其暧昧,她接着说道:「你想你的干女儿和干女婿了吗?」

  「我想你啦。」我也用暧昧的声音回她道。

  「那我跟他们一起去好吗?」

  「好呀,来吧。那会不会把你干儿子累死呀?」

  「哈哈。开玩笑的,我再找时间去看你吧。这次就把他们交给你啦。」「行。我帮你好好招待他们。」

  和文哪聊着聊着,抬头一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我想起和王海晚上的饭局,就跟文哪说有事要出去,然后道了别。

  「砰砰。」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随着我的应声,小强闪进门来。

  「下班了,孙局。你去哪儿呀?」小强边问着边走到我的身边。

  「我和朋友有个饭局。你回哪儿呀?」我抬头看着他反问道。

  「我要回家几天,彤彤回来了。」小强站在我的身后,按摩着我的肩膀答道。

  「看你叫的亲热的,想你老婆啦?」我抚摸着小强按在我肩头的手,略有醋意地说道。

  「没有呀。我是舍不得你。」小强的手交叉着探进我的领口,揉着我的两只乳房。

  「别……被人看见啦。」我有时有些害怕身边的这个男人,只要他的手一触碰到我的肌肤,我立即就像掉了魂儿似的,想让他抱我,亲我……不过此时此刻我还是担心有人进来,在他揉了几下后忙把他的手掏了出来。

  「铃铃……」我的手机响了,抓起一看,是父亲打来的,就连忙接了起来。

  父亲先问了一下我的近况,然后让我带上李勇周末回家吃饭,他想见面后跟我好好谈谈我变动职位的事。我一听要我带自己的老公回家,脑袋就是一大,因为父亲提到我升迁的事,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父亲说完后,母亲接过电话问寒问暖了一番。平时我总是和母亲有说不完的话,可今天被父亲要我带李勇回家吃饭搞得心情有些乱,只是支支吾吾敷衍着。

  等我挂了电话,小强一脸坏笑地冲我问道:「是我岳父和岳母打来的?」

  「呸。」我没好气地在他脸上轻轻拧了一下说道:「谁是你岳父岳母呀。你还没娶我呢。」

  「那我现在向你求婚好不好?」说着,小强单腿跪在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双手,一脸真诚地看着我。

  「行啦,我的乖乖,我的好老公。这辈子我非死在你手上不可。」我边轻声说着边怜爱地把小强抱在怀里,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现在我的快乐源泉也就是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啦。

  走出办公室,我打了个电话给汪局,告诉她晚上不回去吃饭了并且可能回去的晚一些,汪局关心地叮嘱我少喝点儿酒。之后,我就打了个的赶到和王海吃饭的地方。

  王海高大威猛,风趣健谈,不愧和王燕是兄妹俩儿。我们聊得很开心。席间他说王燕要来看我,我说我随时欢迎她来。临走时,王海非要送我一条爱马仕的丝巾,我推脱一番但还是拧不过他就收下了。

  和王海吃完饭,我连忙按照谢春萍给我发的地址赶到了馨欣私人会所。

  馨欣私人会所不太好找,我给出租车司机指着道费了半天劲才摸到它的门口。

  馨欣私人会所的门面不大,装修朴实无华,没什么明显标识,看上去有些汉唐风格。

  进了门,是一个不大的、简简单单的迎宾厅,两位身着汉服站在迎宾台旁的小姐和他们身后的巨大屏风挡住了向里进的路。

  两位见我进来都微笑着面向我,其中一位忙迎上前来问道:「女士,您好!请问有预订吗?」

  「没有。」我顺口道到。

  「对不起,女士,我们今天客满了。请您下次再来好吗?」

  「有,吴雪珍订的。」

  站在我面前的小姐回头看着后面的小姐,后面的小姐忙翻看了一下迎宾台上的一个本子,然后冲她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女士,这边请。」我面前的小姐向我举了个躬,带着我转过屏风。

  屏风后面有两扇金色大门,当我们刚转过屏风的时候,它们就缓缓地向里打开了。

  进了这扇门,一缕轻柔的音乐声飘进我的耳朵,我这才发现馨欣私人会所非同寻常。其装修可以用古朴奢华四个字来形容。它走廊宽大,两边陈设着一些古代石刻,厚厚的地毯,让人走上去有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走廊两侧的房间都紧闭着一扇看上去非常厚重的门,每扇门上都嵌着不同的木雕花卉,门上有一块醒目的铜牌,刻着相应的花卉名称。

  我跟着走到一个铜牌上写着水仙的门口,小姐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有人应道。

  小姐推开门,把我让进去,对里面的人说了句「吴校长,您的客人到了。」就带上门走了。

  「孙局,可把您盼来啦。」沙发上站起一位身材匀称、中等个头的女人快步向我走来,她就是谢春萍的母亲吴雪珍。「快请坐。」

  我感觉有些累了,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身体斜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吴雪珍坐到了我的对面。

  吴雪珍身体向前倾向我,恭敬地问道:「您想喝点儿什么?」

  「随便吧。」

  「那就要他们的养颜茶好不好?」

  「这茶怎么样?」

  「这个茶好,味道不错,而且不会让您晚上睡不着觉。」

  「嗯。」

  吴雪珍按了一下茶几上的一个遥控器,几秒钟后,一位小姐进了门。在她点茶的功夫,我借着柔和的灯光环视了一下房间。这个房间不小,由一个圆形木门隔断分成了内外两间,木门后面的幕帐被分左右吊起,外间是我们正在聊天的地方,摆着沙发和茶几,进门处有一个洗手间,内间放着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

  等服务员把我们点的茶送进来、退出房间后,吴雪珍开了口:「孙局,这么晚还耽误您时间,真的不好意思。」说着她递过来一个小纸包后接着道:「这是您上次让我买的东西,我给您买来了。」

  我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说了声「谢谢」,就用手接过来丢接自己的包里,感觉那里面有一打钱。

  「春萍跟我说了些事情,我听着都是无稽之谈。不过……你以后还是要多注意。」

  我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吴雪珍。

  她一头短发,脸上皮肤白皙,保养得不错,没什么皱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能透出当年的妩媚,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样子,实际不止这个年龄啦,大概应该是五十出头了。也许是在学校呆久的缘故,穿着打扮和气质绝对像位慈祥的老师。从第一印象看,怎么也不可能把她和一个勾引比自己女儿年龄还小的男生的淫妇划等号。看来人真是不可貌相呀!

  「明白,明白。」吴雪珍点着头回应我道。

  接下来我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啦,就独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的味道不错。房间陷入了寂静。

  「孙局,都这么晚还要打搅您,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您一定有些累了,我帮您叫个按摩好吗?」谢春萍的话语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寂。

  「不用了,不早了,我喝完茶咱们就走吧。」我真的有些累了,想走啦。

  「梆梆」敲门声此时响了起来。

  「请进。」谢春萍马上应道。

  一位看上去三十几岁,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女人走进屋来。这女人一脸淡妆,戴了副黑框眼镜,显得非常文静。她一进门就冲着吴雪珍热情地打着招呼。

  「吴校长,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啦?」

  吴雪珍见到此人马上站起身说道:「于倩,真没想到你在这儿呀。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一位好朋友,孙总。这位是这里的老板娘,于倩,我的一位好姐妹。」还好,吴雪珍没有直接说出我的身份。

  我和于倩寒暄之后,于倩对我说道:「孙总看上去挺疲惫的,我去给您安排个面部按摩吧。」

  我忙说:「不用了。」

  吴雪珍说道:「于倩,我们刚才正在说此事呢。我来安排吧。」说着,她拉起于倩的手,一面让我稍坐一会儿,一面朝外走去。

  我确实有些累了,靠在沙发上,很想早点儿回家。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也不知道吴教授和汪局他们是否还在等着我呢。我掏出手机给汪局发了条短信让她早点休息。汪局回的短信说没关系,她会让吴教授等我。

  我刚放下手机,一位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和小伙子敲门走进房间。跟着一个服务生提着一桶水和一个小凳摆在床前。

  那男孩和女孩都很清秀,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

  男孩让我躺到床上,小腿放在床外。他把我的双脚轻轻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揉了几下我的脚面后就脱掉我的高跟鞋。

  女孩同时在我的身上盖了一条毛巾被,然后跪在我的脑后,温柔地按摩起我的太阳穴。我闭起眼睛、放松身体,享受着女孩的柔嫩的手指在我头部的轻柔触碰。

  「姐,您的脚好美呀。」男孩的赞叹音响了起来,接着他的手指伸进我的裤筒里,在摸到我那短筒丝袜的边缘后,挑逗般地用指尖在我光滑的小腿肚上搔了两下,然后轻轻卷下我的丝袜,并把我的裤脚挽过膝盖,他的指尖顺着我的腿肚一直滑到我的脚跟才停住。

  一股柔柔的瘙痒感从我的小腿升腾起来,我不自觉地扭了一下身躯。

  「痒吗?」男孩一边揉着我的脚趾一边问道。

  「有点儿。」我轻声答道。

  此时,男孩捧起我的双脚,缓缓地把它们放进了温水中,细细地洗过和揉搓一番之后,就用毛巾抱了起来,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轻柔地抚摸起我的小腿。

  我感觉身体轻松多了,整个人有点儿昏昏欲睡。

  就在此时,我男孩的手一路向上伸进我那被挽在膝盖的的裤筒,开始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揉着。女孩的手则滑过我的脸颊和脖颈按着我的肩膀和胸脯。

  「啊……」我感到他们的手指离我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越来越近,心中不禁轻呼一声。这哪里是放松按摩,分明就是挑逗我呀!我不由地想起在新知市时王燕带我去过的那个地方,这里是不是和那里是一个性质的,都是寻欢的场所呢?

  正在我思想的时候,男孩的手几乎触到我的大腿根,可又马上缩了回去。女孩的手则不经意地按在我乳房的边缘上。

  我感到自己的血液立刻聚集在男孩和女孩撩拨过的地方,淡淡的倦意中一股暖暖的性欲在胸间升起。

  「姐,您的皮肤可真紧、光滑呀!」这次开口的是女孩。她的指尖几乎揉到了离我乳头一寸远的地方。

  「是呀。姐的皮肤弹性真好!」男孩附和着。他的手指已经触到了我三角内裤的边缘。

  他们的手法很专业,我并不是指他们按摩的手法,那比我以前去过的任何一家足疗店都差很远,我是指他们撩拨人的手法。每每要碰到我的敏感部位时又不约而同地缩了回去,搞得我觉得心里像是有只小猫在挠似的奇痒难耐。

  「嗯……」我在心里呻吟一声,恨不得立刻把他们的手按在自己的乳头和阴户上使劲揉使劲搓,赶快给我去去痒。我心里似乎明白他们正在挑逗我,试探我,只要此时我再有一丝默许,或是兴奋的表现,他们可就要为我做全身按摩啦。

  「嗯……」这声呻吟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我被男孩和女孩揉弄的在床上难过地扭动了一下身躯,他们的手随着我的扭动同时按到了我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

  我打了个激灵,尚存的意识呼唤着我:要小心,这地方可是吴雪珍的地盘,你没看到她和老板娘很熟吗?万一这房间里有摄像头怎么办?

  想到这儿,我身体内被男孩和女孩唤醒的情欲一下子就消褪了。我轻轻推开他们占据在我隐私部位的手,翻身坐起来笑着对他们道:「不早了,我该走了。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呀?」

  「姐,我叫阿力,她叫小芩。」男孩的双手此时从我的裤筒中退了出去,抱住我的脚边揉边接着说道:「还早呢,再说您的按摩我们还没给您做完呢。」

  「是呀,姐。」此时,女孩在我身后边给我捶着背边应和着。

  「今天太晚了,下次吧。」原始的冲动和对这俩儿小孩子的好感让我不禁轻轻拍拍男孩的脸暧昧得说道:「说不定那天我累了,叫你们到我家给我按摩按摩,可以吗?」

  「当然行啦,您和我们老板娘关系那么好,跟她说一声,我们哪儿都能去。」

  男孩解开包在我脚上的毛巾,在我的脚面上轻轻吻了一下,同时我的脖颈感到一片湿滑温暖的舌头滑过。

  看来吴雪珍安排的还不错,而且她和老板娘的关系一定是非同一般。

  「行了,谢谢你们。我们以后再见吧。」他们弄得我心里痒痒的,可我还是忍住了。

  当我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吴雪珍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看来我的判断是对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