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6章 会动的树藤_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芒果小说网 > 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 第0056章 会动的树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056章 会动的树藤

  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拽住了我的脚,我忙就低头向脚下望去,本以为应该是那吊桥的铁索绊住了我的脚,可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只见我的脚竟然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树藤给缠住了。

  我很是好奇这吊桥上怎么会有树藤的呢,但是在这个时候根本就由不得我去思考这些问题,先不管这树藤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最重要的是赶紧的将它从我的脚上移开才行。

  当即我便一只手紧抓着铁索,倒出了另一只手去解缠在脚上的树藤,树藤是从我脚下的方向缠绕过来的,因为脚下漆黑一片,所以我根本就看不出这树藤的主题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眼看着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对岸了,而我却依旧还被困在原地,不免的让我有些焦躁了起来,本来认为这树藤很容易就解开的,可是没想到我的手刚一触碰到那树藤,它竟然一下子就缠的更紧了。

  当时我的头皮就是一阵的发麻,心说这是什么树藤啊,怎么还是活的啊,该不会我遇到了会吃人的树了吧,别人为什么就遇不到,而我就偏偏的遇上,难道我就那么悲催吗。

  树藤越缠越紧,凭借一只手根本就无法将那树藤解开,而且随着那树藤越缠越紧,我的脚已经开始因为血液不通而变得麻木了起来,如果在短时间还无法将这树藤从我的脚上移开的话,很快我就会因为脚麻而无法站立,最后只会葬身于脚下的黑暗之中。

  已经到了对岸的郭致衡他们见我依然还在吊桥中间的位置,而且还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显然都是一脸的茫然,就听那郭致衡开口对我问道“保银,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过来,这吊桥可不是好玩的,你看着桥下深不见底,这要是掉下去的话恐怕连尸体都找不着……”

  闻言我都差点儿要哭出来了,心说谁不知道这吊桥的危险啊,我也想快点儿走,可是我也得走得了才行了,当即我就一脸难看之色的伸手指了指缠在自己脚上的树藤。

  经我这么一指郭致衡才看到我脚上所缠着的树藤,显然他也十分的好奇这树藤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眼下根本就不是思考此事的时候,见我脸色如此的难看,想必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当即郭致衡就再次的返回到了吊桥之上,然后开始快速的向我移动了过来。

  由于郭致衡移动的速度很快,所以这吊桥摇晃的更加厉害了,一只手已经无法抓住那铁索了,无奈我只能是先放弃解脚下的树藤,换成了双手来抓那铁索。

  很快郭致衡就来到了我的身边,到了我的身边之后他二话没说抓着我脚上的树藤就是一顿的猛扯,可是他越是用力的扯那树藤就更加的紧,以至于我的脚骨都已经被勒的咔咔作响了,疼的我一下子就叫出了声来。

  “啊……疼……疼……”见竟然越扯越紧,郭致衡很快就松开了双手,随后竟然弯下了身去用牙开始咬那树藤,见郭致衡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不免的让我心生感动。

  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想必已经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但凡有一点儿办法的话,郭致衡也不会用自己的牙咬了,此时此刻我竟有些担心起了郭致衡的牙。

  因为我觉得用牙根本就咬不断那又粗又结实的树藤,可是很快我便发现郭致衡这一口下去之后竟然真的就起了作用,随着郭致衡这一口下去,那紧紧缠在我脚上的树藤竟然一下子就松开了。

  见那树藤忽然间松开了,我忙就将脚从那树藤中抽了出来,脚是出来了,可是我发现那树藤竟然开始胡乱的扭动了起来,随后竟然调转过去朝着郭致衡的脖子缠了过去。

  树藤缠绕的力量我刚刚已经见识过来,这要是在缠在郭致衡脖子上的话,铁定会将他的脖子给勒断的,他郭致衡是因为要救我才这么做的,所以我是不会看着他重蹈覆辙的,当即我伸出了一只手就朝着那树藤就抓了过去……

  本来我是想着以最快的手速将那树藤抓住,然后朝一边甩的,可是我这手还没等着碰到那树藤呢,就见那郭致衡已经先我一步将那树藤甩开了,只见他的脑袋猛的就是一甩,那树藤便顺势朝着一边就飞了出去,随后便消失在了脚下的黑暗之中。

  终于摆脱掉了,这也算是有惊无险,我想要开口感谢郭致衡的出口相救,可是我这嘴刚一张开还没等着说话呢,竟然发现郭致衡的嘴角上全都是血,当时我的小心就是咯噔一下,心说不会吧,这郭致衡为了救我竟然把嘴都咬出血了。

  再次站起身来的郭致衡显然是看出了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于是忙就开口对我问道“怎么了保银,你怎么这么看我,难道我脸上长花了吗。”

  我忙就伸出了一只手指着郭致衡的嘴开口对其问道“郭哥,你嘴上流了那么多的血,你不疼吗……”

  听我这么说郭致衡一脸的茫然,一边的对我摇着头一边伸手在自己的嘴上摸了一把,当他看到自己摸了一手的血后竟呆住了。

  随后他竟然告诉我这不是他的血,那既然不是他的血那难道是那树藤的血吗,这树藤就算有血不也应该是透明的吗,怎么会是这般的鲜红,难不成这树藤成精了吗?

  我的双脚终于再次的碰到了地面,因为那只被树藤勒过的脚十分的疼,当即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将裤腿往上一撸,竟然发现脚踝的位置已经被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见状我是一阵的后怕,得亏郭致衡救我救的够及时,要不然恐怕我这只脚早就已经废了。

  当即我便伸手对着自己的脚一顿的揉搓,虽然这一碰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不过好在没有伤到骨头,缓上一会儿的话应该就可以正常的走路了。

  坐在地上揉着脚的我正想开口问问郭致衡那血是什么滋味儿呢,却忽然发现坐在我对面的张卓此时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的身后。

  见他忽然这样的一副表情,我心说不好,该不会是刚刚的那根树藤爬上来找我报仇来了吧,如今我是坐在地面上的,眼前也根本就没有可抓的地方,这要是再被那树藤给缠上的话,恐怕是必是无疑了,当即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忙就整个人趴在了地上,然后朝着一旁就滚了过去。

  果然是不出我的所料,我这边刚一离开之前的位置,就有一个黑影接踵而至了,见状我是暗自庆幸自己的反应还算迅速,可是当我转过头去朝那黑影看去的时候,竟然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

  只见眼前哪里是什么树藤啊,分明就是一条有成人胳膊粗细的大蛇,而且那蛇与我之前所见过的蛇还不一样,只见眼前的这条蛇的头顶上竟然长着一个类似于鸡冠子一样的东西,当即我的脑袋里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心说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是蛇吗……怎么头顶上还长着个鸡冠子呢。

  “大哥,快点儿离开那里,那是条鸡冠蛇,是有剧毒的……”

  一听眼前这蛇有毒,我也顾不得脚还疼不疼了,一个翻身就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快速的朝着一边就退了出去。

  本来我还以为遇到了什么怪物呢,听张卓刚才那么一喊,我忽然间想起来了,记得我好像在书上见到过关于这鸡冠蛇记载。

  鸡冠蛇是中国民间传说中和古籍上记载的一种神秘生物。在中国东部、南部广大地区都有它的传说。民间传说认为,鸡冠蛇长有类似公鸡的肉冠,身长尺余,围可数寸,中人必死,体色不一,可直立上身,发出怪声,叫声如母鸡,会腾空飞行。

  只见那鸡冠蛇正在我的眼前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呢,一条有些发紫红的信子在它的嘴边一吐一吐的,他的身体呈灰褐色,更重要的是我竟然发现它好像是受了伤,因为在它尾巴的位置我看到了血迹的存在,那伤口远远的望去就好像是被谁给咬了一口一样。

  咬了一口……忽然间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心说难怪郭致衡一口下去怎么会咬了一嘴的血呢,原来那缠着我脚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树藤,而是眼前的这条鸡冠蛇,只不过是它的身体以及皮肤跟那树藤实在是太像了,所以我才会误认为它是条树藤。

  很快那条鸡冠蛇便开始慢慢的蠕动了起来,它动的十分的缓慢,好像是在找准机会在扑上来,当然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当即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儿大石头就朝着鸡冠蛇扔了过去,心说你再毒那又怎么样,这一石头下去非把你砸个稀巴烂不可,可是没想到那块儿石头竟然被那鸡冠蛇轻而易举的就避了过去,随后那鸡冠蛇忽然就朝我快速的移动了过来。

  喜欢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请大家收藏: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