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7章 油桶里的眼睛_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芒果小说网 > 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 第0047章 油桶里的眼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047章 油桶里的眼睛

  想到了这里我便把自己的想法讲给了孙志强他们听,说的有些简略,不过好在那个张卓和郭致衡都应大概的明白我所要表达的意思了,于是我们转身开始朝着反方向走去,

  虽然我的想法很好,但是我们一连走了好几圈都没有看到那个所谓的墙壁破洞,这就起了怪了,当初那个洞明明就在身后的,怎么如今竟然没有了呢。

  有些沮丧的我无力的坐在了原本会出现墙洞的拐角处,此时的我已经是心力交瘁了,我已经对眼前这鬼打墙毫无办法了,看来只能是待在原地等死了。

  几个人全都坐在地上不说话,就连一向多话的孙志强此时都已经变的沉默了,该想的我都已经想了,如今我只能是希望郭致衡能够仔细的想一想,他之前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从那鬼打墙中成功离开的了。

  由于又渴又饿再加上身体的劳累,我们几个坐下来就再也不想动弹一下了,我知道这样十分的危险,我们越不动,生存下去的希望就越是渺茫,可是眼下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呢。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是我们被困在了这所谓的鬼打墙中,怎么就不见之前的那些人呢,是他们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他们误打误撞已经走出去了呢,如果就连他们都能够走出去的话,那为什么我们就走不出去呢,难道就因为我们人少吗……

  不,我觉得这与人多人少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关系,我记得小的时候听长辈们说过,说是有一个人夜晚回家误走进了坟圈子里,无论他怎么走都无法从那个坟圈子里走出来,最后竟是因为将右脚上的鞋反过来穿,闭着眼睛才走出来的。

  反着穿鞋似乎是毫无根据,不过闭着眼睛往前走的话兴许可以试上一试,因为按科学的角度来讲,遇到了鬼打墙这个时候肯定是你失去了方向感,也就是说,你迷路了。你的眼睛和大脑的修正功能不存在了,或者是给你的修正信号是假的是混乱的,你感觉你在按照直线走,其实是在按照本能走,走出来必然是圆圈。

  也有人在固定的地带,比如坟场,会遇到鬼打墙,这好象更神秘。其实这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标志物,容易让你混淆。因为人认清方向主要靠地面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物有时候会造成假象,也就是给你错误的信息,这样,你觉的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也已经迷路了。当人迷路的时候,如果不停下来继续走,那么一定是本能运动,走出来是一个圆圈。

  所以,万事其实都是有其内在道理的。据说,我们古代的风水术士,其实早就掌握了这个简单的科学秘密,他们在建造帝王的陵墓的时候,会运用这个规律,人为的布置一些地面标志物,让人很容易在此迷路,感觉遇到了鬼打墙。还有个人更熟悉,也精于此道,那就是桃花岛主黄药师,他能用些树枝和石头,摆一个阵,人一走进去,就转不出来,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归根结底我觉得这都是人的外在感官在作怪,如果要是强行的将自己的外在感官关闭,没准就会十分容易的离开这奇怪的鬼打墙也说不定。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其他人,他们听了我的想法后并没有对我提出任何的疑问,因为他们可能也觉得,眼下好像除了这个办法,已经再也想不到其他能够离开这里的门路了。

  我们四个人站呈1字形站成了一排,因为是闭着眼睛往前走的,怕大家会走错方向或者是撞到一边的墙上去,所以站在后面的人都伸手抓住了前面人的衣服。

  这个法子是我想出来的,当然也应该让我站在头一个,闭着双眼我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同时双手在自己的身前不断的摸索着,这样做可以让我在眼看着就要撞上墙的时候及时的掉头改变行进的路线。

  我在前头走的十分的缓慢,那种慢的速度甚至都已经败给了乌龟,身后的孙志强一直在嘟嘟囔囔的嫌弃着,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分神或者停止,因为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因为我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尤其还是日本人的地方。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按照我闭眼睛之前所看到的距离,此时应该离拐角的位置不远了,可是我伸手在眼前摸了一遍又一遍却什么都没有摸到,这就让我有些奇怪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触碰到拐角的墙壁了才对,可是为什么我的手却什么都没有摸到呢。

  慢慢的我停止了脚下的步伐,因为我的耳边好像有什么声音,虽然那声音小了一点儿,但是我依旧可以听出那好像是电机所发出来的声音,而且我慢慢的竟然能够闻到一丝奇怪的味道。

  “保银,你听到这声音,闻到这味道了吗?”紧紧跟在我身后的郭致衡开口对我问道。

  “嗯,看来这个办法果然有效,大家都闭着眼睛不要睁开,我们继续往前走,应该就可以出去了……”说完我便再次的挪动起了脚一点儿一点儿的继续向前走去。

  我的双手依旧没有触碰到任何的东西,但是之前那声音变的越来越大了,大的最后我竟然已经听不到孙志强的嘟囔声,不光是声音,还有那奇怪的味道也变的更加的浓郁,浓郁到我再也闻不到其他任何的气味儿。

  忽然我的小腿传来了一阵的酸疼,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面,感觉十分的坚硬,于是我忙弯下腰去伸手朝下方摸了过去,很快我的双手触碰到了一个带有稍微热度的金属表面,此时此刻虽然我是闭着眼睛的,但是我已经可以肯定我所摸到的是什么了。

  当即我便睁开自己的眼睛,当我睁开眼睛之后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就站在那配电室的屋子里,而此时我的双手正在摸着的正是那个巨大的发电机。

  虽然我十分不解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好像已经离开了那个鬼打墙,于是我忙转过头去对着身后的人喊着让他们全都可以睁开眼睛了,当他们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面部的表情都和我是一样的,先是一惊,然后便是一脸的喜色。

  没想到竟然走出来了,看来一定是我们的外在感官受到了蒙蔽,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脚下的地面上已经满满的都是脚印了,以此可以说明,我们之前好像一直都是在这个屋子里在原地打着转转。

  我正在那望着地面上的脚印发着呆呢,这个时候郭致衡忽然对我喊道“保银,你快来看看,这个装油的油桶好像有问题,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闻言我连忙的走到了郭致衡的身边,一把接过了他手中的那个油桶就朝里边看了过去,因为是个铁桶所以根本就看不清里边所装着的是什么,只知道每每晃动油桶的时候,里边都会发出生生的闷响,倘若不是这桶里的油已经全部被倒进了燃油箱的话,可能不会发现这桶里有东西。

  因为十分好奇这桶里到底是什么,于是我把桶口的位子对向了头顶的灯光,然后再次的朝那油桶中望了进去,当我隐约的看清那油桶中所装着的东西的时候,我竟然大叫了一声就将那个油桶扔了出去……

  郭致衡他们被我这一举动给惊呆了,他们全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郭致衡见我竟已经吓的脸色都白了,忙就开口对我问道“怎么了保银,那油桶里装着什么,你怎么被吓成这个样子……”

  闻言我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惊魂未定的开口断断续续的说道“那油桶里……有一个人的……眼睛……”

  起初郭致衡还有些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了,这油桶里怎么会有人的眼睛呢,可是当他拿起油桶确认了之后,就连他的脸也一样白的如纸一般。

  我很是不明白油桶里为什么会有人的眼睛,不过我觉得我们所遇到的鬼打墙肯定与这桶里的油有关,因为这柴油的味道闻起来着实的有些奇怪,并不是因为放的久了而淡化了的味道,而是这柴油中竟然能够隐约的闻到一丝丝的血腥味儿。

  刚一进来就发生了这么许多诡异不解的事情,我忽然想调转头去回到之前的矿洞中去,可是眼下的状况却不允许我这么做,看来我只能是继续的向前走了,既然已经不能再回矿洞了,也只能希望能够尽快的从这里离开了,因为在这里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十分的压抑,不知道是因为我打心底就憎恨这日本人还是因为我身上所承受的诅咒所导致的,总而言之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而且还有一点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其他的人,那就是打从我进入到这要塞当中的那一刻,我总能感觉在什么地方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看着,我不知道那会不会也是感官上的幻觉,不过这种幻觉却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喜欢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请大家收藏: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