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2章 失踪的脑袋_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芒果小说网 > 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 > 第0032章 失踪的脑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032章 失踪的脑袋

  找到了前去的目标大家显的都十分的激动和开心,但是谁都没有太过于表现出来,因为赵婉君的家里有亲戚去世了,我们要是哈哈大笑的话,未免有些太不尊重死者了,无奈我们只能在各自的心里暗暗称喜了。

  转眼到了出发的日子,由于距离较远,我们选择了坐火车,因为火车上有卧铺可以休息,等我们到加格达奇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以后了,经受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酷热之后,如今站在黑龙江省的最北部的加格达奇,竟是那么的凉爽,这地方简直就是避暑圣地。

  由于这一次的出行不方便透露,所以王主任压根儿就没敢告诉局里我们已经到了这儿了,一直局里还以为我们还在博尔塔拉呢,所以这一次来是坚决不能跟当地机关部门联系的,不然的话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既然已经按约定的时间出发了,想要耗费多少的时间也都是我们说了算了,所以我们决定先去赵婉君的亲戚家吊一吊唁,然后在慢慢的寻找离这最近的地下墓穴。

  下火车之前赵婉君就已经给她的远房表哥打过电话了,她的这个远房的表哥也就是那个去世表舅的儿子,刚一下车就远远的看到一个消瘦的年轻人朝这边跑了过来,想必这个人就是赵婉君口中所说的表哥了。

  赵婉君的这个表哥叫做唐大康,自己有一个小半截的货车,平时就靠拉运一些木材生活,我们几个大男人就被他安排在了货车的后车厢里,而赵婉君和佳柔两个人则跟唐大康一起的挤在了驾驶室里。

  起初我还暗地里偷笑呢,心说三个人挤在那么大点儿的驾驶室里还不得挤死啊,可是当车开起来之后我忽然觉得还是坐在驾驶室里的好,因为这的路实在是无法形容,一颠一颠的差点儿把我浑身的骨头给颠散架了。

  车子大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以后才停下来,赵婉君的表舅家住的十分的偏僻,住在一个叫做加北的村子里,这里虽然人烟稀少,但是风景秀丽空气新鲜,此处已经在大兴安岭地区的范围之内了。

  车刚一停稳,坐在后车厢的几个人全都从车上蹦了下来,因为大家实在是不想在这车厢里多坐一分钟了,不光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散了,那屁股更是都差点儿摔成了八瓣,那种感觉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这个村子有一个古老的习俗,那就是人死了必须得土葬,因此尸体要在家中停放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时间一来让前来吊唁的人们瞻仰遗容,二来要请附近的高僧前来做法事,所以这一周的时间刚刚的好,由于现在是夏天,尸体停放久了就会腐烂发臭,所以在棺材里要放上大量的冰块用来冰住尸体,避免尸体发臭发烂发出异味儿。

  今天刚好是最后一天,我们也算是赶的巧了,要是再晚到一天的话都看不到这遗容了,看不到遗容又何来的吊唁呢。

  刚一进村子就听到了一阵的诵经声,偶尔还会伴有一声声的木鱼声传出,想必这就是那所谓的高僧在为其诵经往生了。

  东北的农村人家都是独门独院的,家里不论是喜事活着是白事,只要看大门上的贴附就可以辨认,我远远的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一家门口的门上左右各挂着一个写着奠字的白色灯笼,想必那里就是唐大康的家了。

  因为已经是七天的最后一天了,该吊唁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吊唁完了,所以进了院子之后并没有看到很多的人,只看见院子里灵堂的周围坐了几个和尚在闭着眼睛诵着经,而装着死者的棺材就停放在灵堂中间的位置,是一口漆满了黑漆的黑色棺材。

  是人遇到了这种场合都会心情变的沉重,不管认识与不认识,这都是活人对于死了的人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触,走进了院子我们一一的对着那口棺材鞠了一躬,虽然棺材的盖子盖的很紧,但是我已经能轻微的闻到一丝丝的臭味儿了,看来这用冰来暂时的冰住尸体也不是那么的奏效。

  吊完了唁我退到了一旁将目光停留在了灵堂上的那张黑白照片上,照片上的男人显的十分的年轻,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笑容也是十分的和蔼,一打眼就能够看出他是赵婉君的亲戚,因为那相貌实在是不敢恭维。

  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所以我们吊完唁没多久那些和尚也就收了工了,在送走了做法事的和尚之后我们便在院子里围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唐大康很是热情的端上来了很多的瓜子和甜点什么的,而且还沏了一大壶的茶水。

  由于刚刚才下车没多久,而且这肚子里也早就已经被颠的空了,再加上这又是赵婉君的亲戚家,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抡圆了胳膊就开造了起来。

  我们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也没有发现这院子里有什么不妥,可坐在我对面的王主任却一直皱着眉头,时不时的就会回过头去看一眼那口黑漆漆的棺材,经他这么一看,虽然是白天我还是不免的打了一个寒颤。

  显然那个唐大康也看出了王主任的脸色有些难看,于是就开口对王主任问道“那个,这位大叔,是不是坐车坐的太久了,看您这脸色好像不太好哇,要不要进屋休息一会儿。”

  王主任看了一眼那口棺材后对着唐大康便开口用着疑问的语气问道“那个小唐啊,我问你个事儿啊,这寻常人家所用的棺材不都是红漆的吗,可是为什么令尊的这口却是黑色的呢,难道说令尊他不是正常死的……”

  王主任的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所有的人全都把目光齐刷刷的停留在了唐大康的脸上,就见那唐大康的脸色忽然就变了颜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想必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事情才对。

  许久唐大康才说出了他家老爷子的死因……

  因为住在这与世隔绝的村子里,这里的村民除了种种地再就是进山打一些小型的野生动物来维持生计,像唐大康这样有个小车可以额外赚钱的在这个村里基本上是没有。

  那一天唐大康没有出车正在院子里劈柴呢,就见唐老爷子背着个手往外走,唐大康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因为唐老爷子每天吃完了早饭后都会出去溜溜弯而消消食儿的,偶尔在不忙的时候也会到其他的村民家去打打麻将什么的。

  唐大康的母亲走的早,所以家里一共就这么两个老爷们儿,照顾父亲的任务也就落在了唐大康的身上,见老爷子出去遛弯儿去了,唐大康便继续的劈起了柴,按理说这唐老爷子一般出去溜达个半个多钟头就改回来了,就算是到谁家去打麻将了,他也会差那家的人来告诉一声,可是直到唐大康把中午饭都热好了,也不见唐老爷子的人影,所以唐大康就起身准备出门去寻一下。

  也就唐大康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只见一个邻居一脸惊恐的朝自己家跑了过来,一见到唐大康就一把的抓住了唐大康的手臂对其喊道“不好了大康……你爹他……他……出事儿了……就在小河边……”

  一听这个消息,唐大康当时就懵了,拔腿就朝着河边的方向狂奔而去,刚一到河边就远远的看到有一群人围在河边,唐大康挤过了人群,只见在自己面前的地上躺着一个没有了脑袋的尸体,从那身上所穿的衣服唐大康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父亲,当时就抱着唐老爷子的尸体大哭了起来,差一点儿就因为悲伤过度而哭的背过了气去。

  起初唐大康得知他家老爷子在小河边出了事儿的时候,还以为是老爷子溺了水了,因为唐老爷子他根本就不会水,但是一想那小河里的水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没了膝盖而已,就连小孩子都淹不死,一个大人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溺水而死呢。

  可是当唐大康看到唐老爷子竟然没了脑袋的那一刻,当时一下子就崩溃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到底是谁下的如此的狠手,竟然残忍的砍掉了老爷子的脑袋,唐大康哭喊着询问围观的村民,但是所得到的都是村民们无奈的摇头。

  唐大康报了警,但是警察来了以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就连老爷子的脑袋也没有找到,法医检查了尸体之后说老爷子的脑袋不像是被利器所砍掉的,倒像是被什么动物用牙给咬下来的,法医推断是这岭子里的熊或者老虎所为,刨去了认为的可能,也就不是警察能够管的了的了,所以警察很快便离开了。

  警察离开了之后唐大康抄起家里所用的镰刀就准备进岭子,但是却被村民们给拦了下来,说他这么进去是没用的,不但杀不了那岭子里的野兽,就连自己的命也会搭上,所以村民们劝唐大康还是先把老爷子的后事料理完了再说吧。

  喜欢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请大家收藏:我在文物局工作那几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