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诛仙剑阵困真佛,大圣归来(合一,8k)_诸天从北帝开始
芒果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七百七十八章 诛仙剑阵困真佛,大圣归来(合一,8k)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百七十八章 诛仙剑阵困真佛,大圣归来(合一,8k)

  “杀!”白衣金甲的伟岸神人龙行虎步,气吞万里

  在祂的身后,天空中出现成百上千片古老的宇宙投影,齐齐转动汇聚,像是在轮回

  咚!

  剧烈的轰鸣声中,祂与勾连的无数宇宙他我融合,承载诸天万界的力量,天人合一。

  他即是法,他即是道,举手抬足,天地山河崩,日月星辰坠。

  嘣!霸烈一击晃动宇宙海,炽盛霞光照亮天宇,让这无边净土,古老佛掌都像是要崩溃了,横扫天上地下,光辉普照十方!

  “若我得证菩提时···”

  这恐怖的一拳之下,就连那原本禅唱不止的佛音也被击碎,散落成空

  在那天穹之上,原本的巨掌竟是被生生打爆!逸散成漫天光点,一尊白衣金甲的神人伫立其中,脚踏万万金莲白露

  “好霸道的实力,莫非这位人族传说也是一尊积年的存在?”三位妖神浮想联翩,在妖族的典籍记载中,传说层次的强弱之分亦是明显

  方才那怪物的一击,显然可怕,非寻常传说所能抵御,而那位玉皇仙尊不仅挡下了,还杀了回去,将之生生破灭,打爆成空!

  “若我得证菩提时,万界十方,古往今来,一切罗汉,一切菩萨,一切佛陀皆为我之化身,唯有一尊无上真佛。”

  就在此时,天穹之上像是有某尊存在睁开了双眼,一时间炽盛到了无法直视的程度

  在王腾驻足之地,突兀显出了一道金芒,仿佛巨大触手,尖端有眉有眼,如同一张脸孔,满是怜悯慈悲之意,透发远超寻常传说的气息,但嘴巴大张,露出四十颗洁白的牙齿,一口就吞了下来

  这狰狞的姿态像是要将王腾整个吞噬一般,与慈悲的面容形成诡异对比,分外惊悚。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佛祖做减求空留下的竟是无上真佛?”孟奇心中发寒,这种扭曲与圣洁并存的姿态实在诡异,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像是将佛祖奉行的教义扭曲到了极端程度,诱人沉沦堕落,是魔中之佛,佛中之魔!

  “吞我?那就灭了你!”

  一捧清气直冲而出,瞬息化作了两道身影分守而开

  王腾冷眉立起,一步踏下,波涛云起,沿途将所有色彩吸纳,只留下笼罩灰蒙的黑与白,狂风变得迟缓,气流随之粘稠。一切都像陷入了琥珀。

  万化仙尊挥动道剑,虚空重叠,与时光难分彼此,限制着一切,破碎着一切,虚空各处皆有剑光迸发,似无处不在,破灭了可能性,封锁了闪避。

  天人共主身化古剑,日月星辰环绕,山川河岳簇拥,凝成了威压万方的王道之气,浩浩荡荡斩出,取代了能量大海,转化着万事万物。

  白金圣佛自后峰脚踏虚空而来,一首指天,一手触地,仿若通天彻地的一口无常之剑,也仿佛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但虚空开始沸腾,正常认为没有半点事物的地方有诸多物质喷涌,或凝聚或瓦解,带来恐怖的破坏,掀起了狂风巨浪

  轰隆!

  四道剑光一合,时空当即交缠,物质与能量混合,点点变化由少到多,瞬间疯涨。

  触手佛陀周围变得朦胧,起伏不断,混乱不堪,而这混乱还在吸纳着物质与能量,急剧增加,无限蔓延,似乎能一直延续到死寂的尽头,由有到无的极致混乱。

  天地变色,青红白黑剑气纵横,事物泯灭,只余黑白,虚空坍塌,复返破灭!

  四剑合一,诛仙乃成,一切终结!

  “诛仙剑阵!”青丘神色大变,手中的妖圣枪也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好似感受到了某种极度危险的气息

  诛仙剑阵?

  四字入耳,来自其他天界的三大妖神悚然一惊,皆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有太古第一杀阵之称的“诛仙剑阵”?

  足以与如来神掌、截天七剑、无极道一等并称的诛仙剑阵?

  这不是早已失传的绝世杀阵吗,竟然落到了玉皇仙尊的手上?!

  一尊传说大能,以一气化三清的手段施展开的诛仙剑阵,将是怎样的伟力,恐怕就是造化大神通者都要郑重吧!

  “自寻死路的东西!”王腾狞笑,眸光极度森寒,祂只抬手一指

  便见层层叠叠的剑阵猛然收缩,将脸现狰狞佛陀的金芒触手包裹其中。

  剑气纠缠,剑光捭阖,时空不协,感官错乱,“无上真佛”分出的触手怪物完全陷入了混乱与破灭当中。

  轰隆,永无止尽的混乱绞杀,纵使有着四十颗利齿的狰狞面容,一样被淹没,走向虚淡

  “一切皆有法,皆如梦幻泡影!”

  渐渐的,在那混乱的剑阵中,同样有着超越传说的气机在流露,失去了迦叶遗蜕的造化之力制衡,无上真佛显然注意到了此处,逐渐汇聚了纯粹的神圣光彩

  这是传说之上的存在,造化大神通者!

  只一瞬,便有一只金色佛陀巨手从虚无中探出,掌含层层净土,包容三界十方,内里竟是衍生出了遍布多元宇宙的掌中佛国!

  诡异的是,在这些沉浮宇宙海中的掌中佛国内,盘坐的无尽罗汉,菩萨,乃至佛陀,竟然都生有同一种姿态,同一种面孔

  就像是‘我’的分化!漫天佛陀皆为我,皆为唯一无上真佛!

  就在此时,某个宙光碎片内,盘坐无穷高处的身影睁开了眸子

  祂骑乘奎牛,周遭清气沉浮,此刻仰首望去,扔出了一张图卷,赤青黑白,古老沧桑,满是终结灭世之意。

  下一刻,真正的诛仙阵图显化,顺着冥冥中的命运轨迹降临,轰然覆盖到了一气化三清所组成的诛仙剑阵中

  轰!此阵图一出,诛仙剑阵的伟力顿时拔升无穷高,远远超出传说,若非没有四剑本体在此,就是造化大神通者也要喋血遁走!

  无上真佛亦是察觉到了异变,漫天禅唱骤然加剧,另一只金刚巨掌同样探落,演化至高唯一灵山净土,与掌中佛国遥遥相对

  “还不伏诛!”白金圣佛,天人共主,万化仙尊齐齐暴喝,本就是传说实力,有阵图相助,剑阵之力自然愈发恐怖

  霎时间赤青黑白光华大作,整个灵山内陡然昏暗,一道道剑气纵横捭阖,带着无边无际的终结之意。

  “诛仙剑阵,加上真正的诛仙阵图,当真鬼神莫测···”孟奇轻触霸王绝刀,真定如来带回的阿难善念眼泪融入其中,绽放开复苏至传说层次的气机,撑开一片紫雷光幕将众人笼罩

  又是引起一阵惊呼,就连这位苏真君也非寻常天仙,而是身怀传说神兵的存在!

  我的天,这队伍里莫非只有我们最弱不成?!几位妖神一阵无言,原以为同境界的人族天仙,竟然也是一位低调的大人物,那可是复苏到传说层次的绝世神兵啊

  “不过,自封神一役后,四剑似乎被玉虚宫的几位杰出者所收走。”孟奇倒是没有在意他们的想法,反倒是联想起诛仙四剑的下落起来,与玉虚宫有所关联。

  轰隆!

  剧烈的震颤之音爆发,令灵山都摇晃了起来,传出闷雷般的炸响

  那是剑阵与无上真佛的碰撞,有超越传说的造化气息在升腾肆虐

  铮!刀吟乍起

  声音厚重但不失轻盈,就像载满了岁月尘埃的流水

  “大道几千秋,岁月斩人头!”

  那白衣金甲的神人撑天抵地,手中碧清长刀猛地扬起,带着沧桑轮回之意斩落,浩荡亿万里,神威不可渡

  在刹那间,所有人眼前都是一白

  旋即看见了一条条浩渺大河,一重重起伏的清浊波光,有天地初开,一切之始的岁月;有万物初生,维持轮回生死的岁月;有走向终焉,孕育最终虚无的岁月;有着无穷无尽来自诸天万界的岁月。

  诸天光阴合一,汇成一道,亘古亘今我恒在!

  这一刀,汇聚无边宇宙传说之力,一道道身影飞射而来,齐齐劈向了半空中掌内佛国,恐怖的气势让几位妖神有些瑟瑟发抖,如同面对造化大圣!

  刀光划着光阴的脉络,收敛着万界之力的加持,以狂放无比的姿态斩中了坍塌而下充满毁灭的掌中佛国

  轰隆!

  一时间,光莲,混乱剑气,长河和这一刀齐齐涌现,过去未来连成一线,光阴无常无生,一如天数,四周种种规则浮现,日出月落,花开花谢,四季轮转,生死交替,岁月腐朽的尽头便是新生,亦是一场光阴的轮回

  苍天无量,光阴轮回!

  光阴直达尽头,寰宇间顿时只余黑白二色,似乎天地毁灭,时光破碎!

  王腾白衣飘渺,金甲威严,右手猛地握紧光阴刀逆斩而上,如若太古洪荒时,那尊横扫旧日诸神,大地故鬼的无上天帝,留下这样的身影在辉光落伽等妖神眼中。

  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万物众生,皆属吾臣!

  吾之一言,生杀予夺,要灭即灭,要生即生!

  噌!轰隆隆隆!普天通彻,一片璀璨,只见那横压多元宇宙的掌中佛国失去了暗金之色,只余黑白;那诸天唯一的真佛净土少了清净,多了凝固,尊尊佛陀菩萨陷入了停滞,变做水墨画卷。

  一切,都在此时凝固,坠入了永恒抵达不到的真实!

  “传说中的绝世神兵光阴刀,上古天庭横压一世的天帝之刀,光阴刀!”

  “难怪是天帝道统,天庭正传,祂竟然还身怀此等绝世神兵!”

  “传闻这口光阴刀,融入了昔年中央天帝的神躯,扰动命运与时光,神秘莫测第一!”

  几位妖神愕然低语,心中被惊骇所充满,外界的人族,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轰隆!

  冥冥中,时光长河显化,在几人所不可见的角度中,竟是有着两道身影在逆流而上!

  一者纯净神圣唯一,正是无上真佛,另一者紧随其后,竟是手持光阴刀与诛仙阵图的王腾

  哗啦!

  长河剧烈震荡,两人竟是逆回到了初入灵山的时间点

  在一行人刚刚踏入灵山之时,猛然浮现了一尊冲塞天地四方的纯白真佛,探手向众人按落

  哗啦!长河剧烈震荡,王腾持刀而出,猛地一刀劈出,生生将之震退

  旋即祂操纵起时光长河与命运长河,一下子加速流淌,将两者包裹冲入其中

  在这短短的刹那间,过去,未来,当世,各个节点皆是出现了祂们交手的身影,竟是令得当世都变动起来,波及诸多

  “在时光长河内与我交手,蠢不自知!”王腾冷笑,脚踏无量光阴,恍如时空之主宰,执掌所有,在剑阵与阵图的包裹下与无上真佛硬憾,双双冲入了一条支流中

  轰隆!

  在这条分岔出的支流中,天地震荡,星系寂灭解体,诸天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炸开,光焰环绕璀璨,宇宙彻底寂灭崩溃,坍塌成混沌奇点,引发开天辟地大爆炸

  无尽的光与热中,这条支流暗淡,两道身影同时冲起,斩尽因果,再度碰撞着回到了真正当世,撞入了涛涛向前的大河主干中

  哗啦!陷入一片黑白二色中的时光再度开始流动,孟奇与三位妖神的脑海里突兀多出了全新的记忆,但又转瞬即逝,像是被岁月抚平的褶皱,一切变化回归原点

  无上真佛与王腾再现,金色婆罗与黯淡水光向着四面八方散逸,余波横扫了灵山净土

  死寂凝固的黑白蔓延,一朵朵金色婆罗花带着重重净土,以沉重无比的姿态乱飞,夹杂着星系宇宙爆裂之光,格外的混乱,像是走到了末世尽头的纪元,将要毁灭

  霎时间,几人犹如身临梦幻,体味到了犹如实质的纪元岁月破灭感

  是如此的虚幻,如此的朦胧,只有四周不断崩塌的天空和吞没一切的破灭如此真实,而近似混沌的虚无疯狂涌现,带来无光的幽暗,在金莲与波光乍生时被照亮,如同怪物的巨口,一旦触及,罗汉飞灰,菩萨难存,恰似末法

  这种天地崩塌的恐怖之下,一切像是时光乱流中沉浮的碎片,倒映着支离破碎的过去与未来,翻涌难言

  青丘看了看连时光流逝都难以察觉的虚无高空,又看了看与状态大损的无上真佛大战的王腾,最后望了望因为金箍棒抽出而显露的山顶大洞

  里面幽幽暗暗,难见底部,似乎永无止境,让人心悸,入口附近则蒙上了一层黑雾,咕噜翻滚,仿佛煮沸的开水。

  她状似恍然,低低自语了一句“原来如此……”

  轰隆!大战之时,诛仙剑阵与阵图发威,但一气化三清的三尊化身却略显虚淡,在如此高强度的搏杀之下也受到影响,不如本体强势,难以直面造化神威

  就在这时,三十三天外,兜率宫中,六色神桥上的帝影垂落眸光,道袍老者右手一拉,打开了丹炉,里面冲出了一道灿烂金芒。

  轰隆隆!

  灵山天空忽然染上了赤红,如火海似披风,插在峰顶的金箍棒猛地一挣,弹了出来,化作巨龙,飞向了半空。

  这个时候,一只毛绒绒的金色巨手从火海探出,抓住了那条巨龙,抓住了金箍棒,展现出让灵山崩塌的气息,暴喝出声:

  “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暴喝之声层层回荡,尾音迸开,伴随着再次变长的金箍棒轰然打下,破开火海,撕裂虚空,扫荡时光长河,正正击中无上真佛举起的那只淡金佛陀巨掌。

  轰隆!

  遮蔽灵山的淡金四分五裂,旋即被分崩离析的虚空席卷,化作灰飞,再无一点残留,竟是被一棍打的烟消云散!

  竭力挣扎站起的四位妖神先是一愣,接着浮现错愕、惊讶和激动的神情,眉眼濛濛,脱口而出“齐天大圣?”

  妖族传说不知多少年的齐天大圣归来了!

  他未曾陨落于灵山!

  “齐天大圣?!”孟奇亦是一怔,怎么是这位出现了?祂竟然于灵山开出一片净土后还活了下来!且造化境界稳固,不曾跌落!

  这就有些惊人了,要知道,灵山中可还有着阿难与无上真佛,一位重伤的造化大神通者如何能完整的存活下来?

  焉的,他又向前了先前种种,恐怕金皇让沙悟净提前背出万佛大阵内的神秘尸体便是预料到了这一遭,否则灵山陨落这么多年,祂活跃过很长一段时间,为何早不背晚不背?

  不就是怕后峰怪物放出后,吸纳掉那具神秘尸体?

  祂最终让罗教将进入灵山的办法告诉妖族,或许便是想推动发展,希望出现如今这个局面。

  “看来太上出手了。”王腾露出了然之色,在那股遮蔽认知与记忆莫名迷雾散去后,祂自然就知晓了前后的因果与布局

  放出齐天大圣的那位存在,自然不言而喻

  灵山后峰的怪物脱困后,齐天大圣突然就‘恰好’出来。

  倒是有种你出一子。我应一子的感觉。

  当然,下棋的那位也很明朗,身在西游,其中一方背后必然是道德天尊

  或许,在这其中,也有佛祖的手笔

  王腾扬手收起诛仙阵图,天人共主,白金圣佛,万化仙尊皆是摇身一变,复化作清气涌入了体内

  祂驻足高天,却是没什么顾忌,以阵图护体,注视着两尊造化大神通者的交手

  此际,半空之中已然亮起一道纯粹到无暇的光芒,一道接一道,一股三界万方我为尊恐怖浩瀚气息急速荡开,千百万倍的急速攀升着,远比先前可怖,像是无所顾忌了一般挥洒着

  岂止传说,至少造化!

  无上真佛虽然偏激,但相当聪明和奸猾,对付几个妖神根本只出了恰好能击杀的力量,结果被自己以传说之力挡下;便开始展露造化神威,却又被诛仙剑阵与阵图所阻拦

  但如今面对历代驰名第一妖,齐天大圣美猴王,终于顾不得其他,将自身的威能完全展现。

  至于他为何开始要收着力量,而不是速战速决,王腾认为祂有所顾忌,比如引发灵山变化,比如担心遭至干涉,比如本身被封印多年,状态有问题,即使吸收了万佛大阵内的金身遗蜕,也还有隐患,一旦使出全力会有反噬或者力量流逝的状况出现。

  “若我得证菩提时,诸天万界,唯有一尊无上真佛。”

  下一瞬,无上真佛诵念之音回响灵山

  高空似乎出现了一团光,最纯粹的光,净化万物的光,不容他物的光,仅仅只是看到,四位妖神与孟奇望了一眼就浑身如被点燃,要彻底燃烧,化成光的一部分,任何杂质都不容许残留!

  除此之外,再也无法直视,再也难以看到。

  “佛祖所掌握的,祂也同样掌握,如来神掌齐,创世纪。”王腾眸光深邃,周身被首尾互联成环的光阴河流所笼罩,看透了纯净无暇的光团,看到了里面的无上真佛,吞噬了万佛大阵内几乎所有金身尸骸的诡异姿态。

  祂状似佛陀,傲然屹立,通体不显淡金、暗金、青色等琉璃之态,而是仿佛纯白之光所凝,毫无杂质,毫芒迸发,贯穿入一重重幽暗深邃的宇宙。

  与此同时,灵山之巅的孟奇忽感熟悉,眼现道一琉璃灯这诸果之因的象征,发现了一条认识的璀璨星线。

  这是连接旧日宇宙堕落上帝的因果联系!

  它正传来血黑之意,试图沾染这尊“无上真佛”。

  原来魔佛拖着旧日宇宙的上帝堕落是为了布局对付灵山后峰的这头怪物!孟奇恍然大悟

  他预料到了此行绝对不会顺利,有些存在不会眼睁睁看着妖族放出残余大圣,也预料到了会遇见难以对付的敌人,比如稍有灵智的迦叶遗蜕、万佛金身等

  可不是身临其境,事先又怎能猜到灵山后峰封印着那样恐怖那样神秘那样诡异的怪物,更加猜不到关键时刻齐天大圣孙悟空突然蹦出,消失万古后首次出手。

  而两个至少造化的大神通者交手,除却传说层次的道长外,光是余波就足以将自己等传说以下最顶尖的强者化作齑粉,好在绝刀吸纳阿难善念,突破部分魔佛烙印,复苏到了传说层次

  轰隆!造化级数的对碰勾连时光长河,竟是荡漾开了层层涟漪,隐约自过去改变着当前节点

  到了这个层次的搏杀,早已不局限在当世,充斥着无数变化与可能

  “迦叶法身落入我手,祂便不得圆满。”王腾微微一笑,自己不仅得到了一尊造化层次的大阿罗汉遗蜕,更是成为了阻止无上真佛圆满的一个定点

  无上真佛的隐患和弱点在此刻一下子撕裂重重迷雾,浮现在了祂心灵大海中,在齐天大圣出现后,似乎达成了某个存在的目的,那遮掩住认知与记忆的迷雾轰然破去

  细思而来,无上真佛所谓的得证菩提时,众佛陀、菩萨、罗汉、金刚与明王悉数为祂化身,三界十方、诸天万界,只此一尊无上真佛,不是简单的描述和宏愿,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当越来越多的佛陀、菩萨、罗汉、金刚与明王成为祂化身,也就是被祂吞噬吸收后,祂就会越来越圆满,越来越强,直到三界十方、诸天万界,所有佛陀菩萨都被祂容纳,则只此一尊无上真佛,证得道果!

  如今灵山诸佛菩萨遗蜕金身尚有迦叶未曾吸收,故而祂还没能稳定造化圆满的境界,所以最开始节制着出手,怕造成力量的流逝!

  因此,祂对自己等仅是单纯地杀戮欲望,重心在迦叶遗蜕上,当齐天大圣出现后,祂没有第一时间退走消失,是舍不得圆满自身的机会!

  更为重要的是,齐天大圣也有佛陀之身,斗战胜佛!

  而与自己的交手也目的也很简单,不单单是因为迦叶遗蜕被夺,还因为王腾同样具有佛陀之身,继承了八九玄功与如来神掌的圣佛之躯!

  这对无上真佛而言亦是难言的诱惑,自然不愿轻易舍弃

  如此一来,迦叶遗蜕先前躲避的莫名举动也愈发清晰起来,变得合情合理,祂是在怕怪物趁机吞噬,故而遁逃

  “太上此手倒是狠绝,无上真佛难起风浪。”王腾轻笑,心中浮现诸多念头,同为造化,一方却有缺陷不曾圆满,自然是难敌

  而齐天大圣孙悟空和清源妙道真君杨戬一起被誉为上古新生代里最有希望登临彼岸的两位,灵山大战前便已造化圆满,如今重新出世,伤势尽复,哪怕不是彼岸,在造化大神通者里也肯定属于顶尖。

  那尊无上真佛虽然与佛祖做减求空有关,实力诡异,展露的气息非常可怕,恐怕也属于造化圆满的大神通者,但祂毕竟身有隐患,连迦叶法身也落入王腾手中,以至于最开始未曾全力出手。

  砰!

  净土激荡,两尊被无量光包裹的存在逐渐展露出了身姿,映照天地间

  就在这时,无上真佛身周浮现出一道道虚影,有金翅大鹏明王,有头挽五大智慧髻的文殊菩萨,以及其余佛陀、菩萨、罗汉,几乎布成了一个万佛大阵!

  而高空火海亦是一卷,收了起来,化作熊熊燃烧的赤色披风,簇拥出了一头金色暴猿,他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黄金锁子甲,脚踏藕丝步云履,眼中射出两道金芒,看透了最纯粹最纯净的光团,然后高举金箍棒,现出法天象地,脚踏灵山远处,头顶巍峨苍天,气息之狂暴,威势之恐怖,竟让虚空自裂,每一道裂缝都通向着不同宇宙不同世界,重重身影归来。

  齐天大圣!

  金色巨猴高举金箍棒时,那尊“无上真佛”周围虚影突生变化,文殊菩萨发出了宏大之声:“阿,啰,跛,者,娜。”

  一手抬起,拇指中指相触,观者为之一笑。

  如来神掌,拈花一笑。

  他之外,其余金身佛陀菩萨虚影亦是各自施展本身掌握的如来神掌,有指天触地的唯我独尊,有包含层层佛国的掌中净土,也有结出入灭印的涅槃清净,九式如来神掌齐齐出现。

  万佛共推,菩萨齐按,不知多少重如来神掌汇成了一道,九九归一!

  那尊纯净到极点的“无上真佛”最后双手张开,如拥抱天地,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光芒,与九九归一的如来神掌之力合于一道。

  神掌齐,创世纪!

  光芒凝成巨掌,似乎打开了时空,万物创生,纪元初成,浩浩荡荡打向了金色暴猿。

  要有光,便有光,要你坠入尘埃,便坠入尘埃。

  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也挥了下来,身体每处窍穴都化作一重真正宇宙坍缩入棍内,不知多少年积累的情绪也灌注了进去。

  痛恨,煎熬,仇视,尽数化作了这一棒。

  火焰披风扬起,身后虚幻长河浮现,也投入了进去,金箍棒迎着九九归一的如来神掌就劈了下去。

  什么是真正的万物返虚,这才是真正的万物返虚!

  “再吃俺老孙一棒!”

  高空黑暗,如归虚无,没有了空间,也仿佛没有了时间

  造化巅峰全力出手,王腾亦是踏入了时光长河中,没有选择过去,因为那会被大神通者回溯波及,而是踏入了不定的未来支流中

  以此避开了重重扫荡而过的余波

  至于那些妖神就没有这般好了,东倒西歪的散落着,只闻轰隆巨响,灵山半空彻底崩塌,一层层坍落

  正混乱间,王腾忽而察觉到冲天妖气从附近喷薄而出,将四周化作了朦胧昏暗的环境。

  咚!咚!咚!

  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中,金箍棒留下的大洞里当先走出了一道巨硕的黑影,健壮强横,头生牛角,每一步迈出都仿佛震荡了万界,

  黑影仰首看上,哈哈大笑,露出了两排白生生的牙齿,闪闪发光“诸天万界,俺老牛又回来了!”

  “平天大圣!”听到这句话,非想低语出声,落伽辉光等妖神亦面露激动,这可都是传说里的大圣啊!

  “平天大圣”牛魔王之后,金箍棒留下的大洞内又飞出了一道长而粗的黑影,盘旋往上,几乎顶住这片净土的苍天,四周瞬间弥漫潮湿水意,似乎化作汪洋深处,形成一处水之世界

  “覆海大圣!”小狐狸青丘身体微微颤栗,为神话传说伴随着自己幼年成长的大圣们一一回归而激动。

  盘旋撑天的蛟龙身躯还未收敛,一道巨影呼啸飞出,背负苍天,扶摇直上,几乎充塞满了灵山峰顶。

  “混天大圣!”几位妖神的自语里,一翼在东一翼西的鹏影瞬间缩小,化作鸟头人身,披着金袍的男子,他嘴喙微勾,尖端暗红近黑,散发着几分龙蛇之属的凶厉气息,不知多少此类生灵惨入鹏肚。

  “昔年的大圣,呵呵。”王腾淡笑,手中光阴刀恒亮,莫测深邃

  “人族?”牛魔王瓮声瓮气望了过来。

  ····

  这会儿在动车上了,回徐州有事去,十八号再回来,十六十七号会比较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