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小说网 > 民间禁忌杂谈 > 第五百九十章 只为抓你

第五百九十章 只为抓你

  第五百九十章只为抓你

  苏宁双手负于身后,寻龙笔极有节奏的敲打背部道:“我说了,你很厉害。”

  “借着祁家纨绔子弟登场,故意外泄周身的荡妖剑气。”

  “左手缺少的三根手指,瞧见灵溪时的震惊模样。”

  “以及你脸上的人皮面具,恰到好处的模仿萧墨棋年轻时的神韵。”

  “一切的一切,都给我造成视觉与心理上的误判,让我天真的以为你就是昆仑六长老,那个为情所困的痴情男人。”

  “不得不说,在“人物”挑选上,你们俩下足了功夫。”

  “那些与灵溪朝夕相处的亲近之人,你不敢冒充。

  担心露出马脚,导致计划功亏一篑。”

  “而其它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显然无法接近我们。”

  “这样一来,消失十二年的萧墨棋就成了最佳人选。”

  “打着多年未见的幌子,即便声音容貌有所改变,亦在情理之中。”

  “我们不会怀疑,你也更容易为自己辩解。”

  “再之后,为了落实身份,获取我与灵溪的信任,你有意无意的提起祁家人情。”

  “从宣阳市开始,落魄求生的感人故事。”

  “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顺利来到宝山市,落户祁家。”

  “无可挑剔的完美谎言,叫人找不出半分漏洞。”

  已然恢复另一层样貌的梦白楼遗憾道:“只可惜棋差半招,到底没能让你入局。”

  苏宁漠然道:“杜轻扬是昆仑叛徒,陈玄君的卧底,私自外传各种师门秘术。”

  “你与黄藤酒隐居幕后操-控陈家小水蛇,间接的,学会了荡妖剑法。”

  “萧墨棋的事,属于昆仑秘辛,外人不得而知。”

  “你偏偏伪装的惟妙惟肖知根知底,想来,也是那奸细透露的。”

  梦白楼眼神闪烁,笑容怪异。

  苏宁试探道:“难道不是?”

  老头随意把玩手中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上下抛动道:“说说我的破绽。”

  苏宁竖起三根手指道:“破绽有三。”

  “第一,你太心急了。”

  “十二年未见,相逢初始,你一开口就问我们来宝山市做什么。”

  “好,就当你身为昆仑长辈,在乎门中小辈的人身安全,这我能理解。”

  “然而佛门气运无故消失,你凭什么联系到昆仑身上?”

  “还问是不是我们干的,呵,不觉得太过反常”

  苏宁抽丝剥茧的说道:“萧墨棋重情重义,否则也不会因为酒后失态离开昆仑。”

  “他的性格,最关心的应该是师门,是季玄清对他的态度,各位师兄师姐这些年的变化。”

  “而不是先入为主趁机套话。”

  梦白楼轻哼道:“言语上的小疏忽,顶多让你心生疑虑,算哪门子破绽。”

  “退一步说,萧墨棋失踪十二年,鬼知道他现在什么性格。”

  “十二年,一粒种子都能长成大树,更何况是人?”

  苏宁嘲讽道:“脑子是个好东西,你却没有。”

  “灵溪武力十层,我又不曾暴露真实修为。”

  “这样的前提下,哪个神经病会推测佛门气运丢失与我们有关?”

  “真当空见主持是阿猫阿狗?

  任人拿捏?”

  “萧墨棋再傻,也不至于傻到这种地步。”

  梦白楼面色涨红,气的牙关紧咬道:“说第二点。”

  苏宁开心了,浑身舒坦道:“第二个破绽,九锁连环阵。”

  “你说此阵是你两年前布置,聚八方阴气,融入穴眼增添富贵。”

  “阵,不假。”

  “假的是阵内的灵力波动,在经过两年多的消耗后,依旧这般丰盈饱满。”

  “难不成你有事没事来一趟梧桐山,为九锁连环阵补充灵力?”

  梦白楼阴阳怪气道:“不行吗?”

  苏宁啧啧称奇道:“那就更离谱了。”

  “阵法威力达到极限,吸收的阴气却少的可怜。”

  “你这哪是为祁家增添富贵啊,要我说,纯粹玩泥巴。”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九锁连环阵是最近才布置的。”

  梦白楼吐息悠长,强忍立即出手的冲动,愤恨道:“第三点。”

  苏宁往前走了几步,指着流动中的小河说道:“喏,这是最大的破绽。”

  “在这条河里,我感应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

  “鱼虾全无,死气沉沉。”

  “但在河岸边的泥土洞穴内,我的心神捕捉到正在冬眠中的青蛙,水蛇,小王八。”

  “山上的松鼠,兔子,狐狸。”

  “应有尽有,十分有趣。”

  梦白楼悬浮半空,衣袍鼓动道:“不愧是逼得守道者明哲保身的易老魔,果真小看你了。”

  “若非站在对立面,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和你做朋友,一定比打架有意思。”

  “你安稳,我们也会很安稳。”

  苏宁轻松道:“打架,我随时奉陪。”

  “可我有一点想不通,约定在先,要我毁掉佛门地魂的是你们,如今对我动手的还是你们。”

  “目的何在?

  意义何在?”

  梦白楼傲然道:“此番布局不为杀你,只为抓你。”

  “若不是你太精明,我又在细节上犯下错误,我有七成把握将你擒拿。”

  苏宁动容道:“想让我一心一意的为你们做事?”

  梦白楼坦然道:“对,相比陈玄君,你这把开天辟地的宝剑锋芒毕露。”

  “有你顶在前面,大事可期。”

  “与其利用苏家人要挟你,不如彻彻底底的掌控你。”

  “棋子,谁都想要乖乖听话的。”

  苏宁飞至半空,视线锁定梦白楼道:“天寿陵园那一晚,我本可杀掉黄藤酒。”

  “奈何他手握武力十八层的致命底牌,我不得不退。”

  “你这边布局失败,按理说,你该第一时间溜之大吉,而不是选择继续与我动手。”

  “单打独斗,你必输无疑。”

  “输,则代表死。”

  梦白楼戏虐道:“计划有两个,布局抓你只是其中一个。”

  苏宁好奇道:“另一个呢?”

  梦白楼右手轻拍,身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九棵槐树涌现夺目红光,山间亮如白昼。

  恐怖的波动瞬间席卷梧桐山脚,结成巨型光幕,笼罩四面八方。

  远处的小河,河水沸腾,烟雾滚滚。

  梦白楼出现在水面之上,手持四四方方的小巧印章,狰狞而笑道:“另一个计划,不惜动用我的底牌,务必将你重伤。”

  “武力十八层的底牌,归根究底,它只能用一次。”

  “而你,无数次使用,不比底牌强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angguo9.com。芒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anggu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