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 67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芒果小说网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67、第 6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7、第 67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天才刚刚亮的样子,篝火烧得很旺,三个人坐在篝火旁相对无言。

  顾之行用木棍挑高了火焰,周如曜又在清点背包的物资,另一个湿漉漉的人一言不发。

  邵清羽盯着火堆,她的头发半干,湿漉漉的衣服放在一边烤着,羊毛外套包裹着她的全身。

  燃烧的木头偶尔飞出几颗星子,邵清羽盯着几颗火星,心却莫名发冷。

  刚刚的失策使得她所有的野心暴露无遗,她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或者说在他们面前,她连一丝挽回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邵清羽的心一层层地下坠,后悔如同雨珠似的一点点侵蚀着她的心。

  要是当时没有想这些事,她是不是就不会回到现在了。

  要是当时回到现在,她没有生出别的想法,是不是一切都能和以前一样。

  要是当时没有设置现在这场意外,是不是她就还有改变的可能性。

  太多如果带来了太多了供人望向的可能性出现在脑海中。

  邵清羽两手握着毛毡衣领,干燥到发烫的脸上滑过两行湿润,带来些微疼痛。

  她终于忍不住埋着膝盖又痛苦了起来。

  邵清羽自觉机关算尽,却未想到上天如此捉弄,现在她满盘皆输还使得不算富裕的家中更加拮据了。

  她太过自信,未曾想过人生就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邵清羽想到这里心如死灰,她裹紧了外套,精神仿佛都恍惚了些。

  顾之行跟周如曜看着她这样落寞的背影,一时间也不敢跟她说些什么,只两个人贴着开始窃窃私语。

  顾之行:“怎么办,她看起来很受打击。”

  周如曜:“刚刚那么尴尬,人家一个女孩子当然受打击啦。”

  顾之行:“那咋办嘛。”

  周如曜:“那咋办嘛。”

  顾之行:“那——等下,为什么不问问聪明的李寒山。”

  周如曜:“对耶!我们等等去问问吧。”

  顾之行:“她衣服还没干吗,你冷不冷啊。”

  周如曜:“不冷,只是感觉在火光中看到了去世的外婆。”

  顾之行:“……”

  两人窃窃私语好一会儿,邵清羽似乎终于在落寞中找回了理智。

  她转过头看向他们,苍白的面容上表情淡淡,“谢谢你们,我有些累了,我先进帐篷休息了。”

  顾之行与周如曜自然是点头,各自忙着开始弄吃的。他们两人今早去找物资,凭借着顾之行曾经的经验,倒也找到了些可以食用的野菜和野果,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

  在邵清羽进帐篷后没多时,李寒山似乎也休息得差不多了,脚步虚浮地从帐篷里出来了。

  顾之行打量了下李寒山,发现他比起今早的样子好了些,不过脸色仍有些苍白。

  她扬了下下巴,“我看你睡了会儿好了点,不然再回去睡几个小时吧?”

  “不用了。”李寒山咳嗽了声,走了过来,“我来帮忙吧。”

  周如曜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我们弄得差不多了,现在打算去河边洗一洗。”

  “可以,那条河的水水质还可以,我昨天做的简易过滤装置几乎没过滤出太多沙石。”李寒山说着,眼神却奇怪了起来,“火边的衣服是邵清羽的?她还有换洗的衣服?”

  周如曜耸肩,“她今早坠河了,得亏我跟阿行看到了。”

  “不过那水还挺浅的,她自己爬出来了。”顾之行美化了下当时的情况,又用肩膀撞了撞周如曜,“你没看如曜穿得挺单薄的么,外套借给邵清羽穿了。”

  李寒山扫了眼周如曜,这才注意到周如曜这会儿就穿着休闲t恤和针织马甲。他移开视线,顿几秒后才道:“她可能是故意的。”

  顾之行蹙眉,“嗯?”

  李寒山抿了下唇,“今早我和她产生了一些矛盾,在争论中她承认了她是故意的,故意制造了这些意外,也包括坠崖。”

  他简单地转述了邵清羽的话,又看向了顾之行,“也可能,今天的意外也不是意外。”

  李寒山似乎并不喜欢用肯定句,也不喜欢盖棺定论的说话方式,但这并不能左右他的话的正确性。

  顾之行和周如曜也显然接受到了这一点,两人的动作都停住了,各自思考了起来。

  周如曜从怀里拿出了笔记本,翻看了起来,“故事发展到这一步,笔记本中原来的内容大概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吧。”

  几秒后,他抬起头,神色有些迟疑。

  顾之行蹙眉。

  李寒山走过去,弯腰看了眼。

  浮动的文字。

  他们已经很熟悉这样的画面了,这往往代表主角的心理状态处在一种较为强烈的动摇之中。

  顾之行道:“看来现在的故事走向已经不是我们可以预计的了。”

  “她跟李寒山今早吵了架,又被我们目睹这样的情形。”周如曜收起了笔记本,试探性地道:“我觉得一般情况下,她应该不会选择我们作为目标的吧?”

  “我也觉得,而且她现在心态已经动摇了。”顾之行认真地分析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承受追究,让她彻底放弃。”

  “经历这些事情也只是感到动摇而不是想完全放弃,这已经足够说明她的心理防线是强大的。”李寒山反驳了他们的推测,又道:“她的脑子跟不上野心不代表她会轻易放弃,我觉得她可能还有后招。”

  周如曜听着只觉得烦,他抓了抓头发,“算了,我们还是去洗菜吧,弄点东西充饥才是最重要的。”

  李寒山点头,“走吧。”

  顾之行拎起一兜野果跟在两人后面,走着走着突然道:“小说里是不是讲大概上午我们有了救援。”

  “嗯,怎么了?”李寒山回头,“如果这个剧情节点没改变的话,应该就是明天。”

  周如曜突然回头,眯着眼,“你们说,会不会要等我们之中谁跟她产生了爱情才能触发救援吧?”

  李寒山:“……应该不会吧?”

  他的话音中带着十分的不确定以至于没有任何说服力,因为这一刻,他也动摇了。

  他经历过赵一一事件的天降陨石后,很难不会对这个世界的离谱程度有一个新的认识。

  顾之行舔了下嘴唇,“我刚刚也是这么想。”

  周如曜:“所以?”

  顾之行:“我觉得应该是男二出场的时候了。”

  李寒山:“……啊?”

  顾之行:“你们看啊,她跟李寒山吵架了,又被我撞破尴尬场景心态产生动摇,这不就是经典剧情吗?”

  周如曜:“什么经典剧情,人在囧途吗?”

  顾之行:“不是,是爱情小说经典剧情啊,男女主吵架女主负气离开,接下来被男二温暖,然后动摇的心逐渐坚定,因为她发现她还爱着男主!”

  李寒山:“等下,让我思考下这个逻辑链。”

  顾之行十分自信地道:“我觉得该本男二登场了。”

  “你,温暖她?”周如曜这句话仅仅四个字,但表情从茫然到错愕再到笑出声,衬得这句话表现出来了十足的层次感。他插着腰开始拍大腿,喉咙里溢出一连串欢快的笑声,“谢谢少爷,奴才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李寒山也上下扫了一眼顾之行,认真地道:“如果你是男二,女主很难不坚定她爱着男主的心。”

  “我,男高中生,一米八。”

  顾之行只说了三组词语,骄傲尽数体现,

  李寒山:“……?你多高?”

  顾之行:“一米八,我不像吗?”

  “阿行,不要昧着良心了,四舍五入的一米八没有意义。”周如曜面色凝重,又语重心长地道:“我们一米八的男高中生一般会具体到毫米,虽然我从来不说我其实一米八八点九。”

  顾之行沉默了几秒,看了眼李寒山。

  李寒山微笑,“我一米八七点八,你呢?”

  顾之行:“一米七八。”

  周如曜:“阿行,你的鞋——”

  顾之行:“好了到河边了,去洗菜吧。”

  身高的话题戛然而止,顾之行假装得好像自己从来不在乎一样。

  三人动作都比较利落,没多时就把蔬果洗得差不多了,顺便还打了些水。

  当他们三个人回到篝火旁时,却发现邵清羽已经换上了烤好的衣服了,木架上搭着一小锅已经调好的汤,并且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邵清羽撩起耳边的碎发,“我刚刚看你们不在就知道你们应该是去洗菜了,所以我用你们的调料弄了些汤,你们把菜放进去煮煮我们就能吃了。”

  她说着又站起身,朝他们鞠了一躬,“这两天给你们添麻烦了,不好意思呀,我也想帮你们做些什么。”

  短短几分钟,邵清羽从后宫动画里发福利的意外体质女主角摇身一变成为贴心干练姐姐,这一下给三个人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先是感谢了邵清羽,又手足无措地坐下来东张西望。

  邵清羽接过他们手里的蔬菜下锅煮好,又十分主动地道:“我看树枝不够用了,我再去捡一点吧,你们先吃。”

  她说完也不等三个人阻拦,兀自起身去了。

  这会儿,三人更加错愕了。

  周如曜:“她是被魂穿了吗,好恐怖片啊……”

  顾之行:“以前的女主变化也不会这么突然啊,怎么会这样?”

  李寒山:“可能是转换策略了,没必要想这么多。”

  周如曜:“我翻笔记本看看,唉?还是没变化啊?”

  顾之行:“有没有可能,我是说,她太尴尬了所以下毒了,杀人灭口。”

  李寒山:“你少看点恐怖片可以吗?大脑太光滑了。”

  “这么说也不是没可能,我找找我有没有银制品。”周如曜想了好一会儿到处翻口袋,好一会儿,他从衣服内里掏出了一个银质圆环,“这个吧。”

  顾之行略有些惊讶,“你还带着呢?”

  李寒山有些奇怪,“很特殊吗?”

  “早上我跟阿行找食物的时候找到的。”周如曜晃了晃手里的圆环,表情十分骄傲,“感觉很有收藏价值所以就捡起来清洗了,我打算回去找人鉴定一下。”

  李寒山翻了个白眼,实在不理解他们俩这爱捡破烂的癖好,只是道:“别污染了汤。”

  顾之行清了清嗓子,道:“我去捡树枝烧火了,你们先忙吧。”

  “行,你去吧。”李寒山眯了下眼,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握住了顾之行的手,“你等等。”

  周如曜伸手指着李寒山,“你干嘛,是不是想要趁着荒郊野岭对我们行哥做什么好称霸盛怀!”

  李寒山站起身,将顾之行的肩膀扳向周如曜,然后弯腰从周如曜手里拿过圆环,放在了顾之行的衣服上。

  银色的圆环被放在外套纽扣装饰旁,几乎一模一样。

  这一刻,李寒山什么都没说,但好像什么都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参加了面试了,面试后感觉心态很差,就是有点怎么说呢,忐忑不安的烦躁心里。唉,感觉自己还是太缺乏面试经验,毕竟毕业一年一直在码字和养病,是不是跟时代有些脱节了(

  一直没更新抱歉了,本章发一百个红包道歉,明天不出意外会双更或者三更,如果没有坐到会在微博抽奖。本来计划写完了再去找工作的,因为这本书收益很不错,不过因为自己的懈怠最近几乎没什么收益了,焦虑地又奔去了面试。怎么说呢,感觉我真的很像1948年加入国民党的“机灵鬼”(

  永远爱你们啦,对不起啰啰嗦嗦了!希望以后能不要总是顾彼失此了!

  感谢在2021-10-0200:40:27~2021-10-0600:15: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个;睢竹、47082081、maomaoni28、海棠暮迟归、3754738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itomi40瓶;某知情人士38瓶;yasudaillusion30瓶;韫绛15瓶;幸运距离、5492655010瓶;548008119瓶;胡萝北7瓶;vic6瓶;还差好多个全图鉴、故人与归、qt、可爱の小鸡仔5瓶;畫未4瓶;53333083、请各位作者可持续更新、逾渊鱼、当不成学霸的我只好中、我的名字是乱码、凉宛、欧尼酱、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海棠暮迟归、琴歌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