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主人的身世_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芒果小说网 >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主人的身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主人的身世

  这一夜,乔筱筱和安如绪说了大半宿的话。

  直到时辰实在不早了,才小眯了一会儿。

  再说另一边,夜陵夙回到御兽宗弟子下榻的客栈。

  客栈静悄悄的,只余一个守夜的小二儿在柜台后,枕着胳膊打盹儿。

  玄武小龟龟打了个哈欠,好困~

  夜陵夙却忽的顿住脚步,盯着房间的门扇眯了眯眼。

  “主人,怎么了?”

  夜陵夙:“有人。”

  玄武小龟龟一时没反应过来,心道:客栈里可不都是人嘛~住的满满当当的。

  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大哈欠。

  只是,这个哈欠才打到一半,它猛的意识到,自家主人的意思是...他们的房间里有人!

  玄武小龟龟顿时一个激灵,小心翼翼,认认真真放出神识探查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略带诧异的男声,传入夜陵夙耳中。

  ‘小子,进来。’

  夜陵夙莫得表情的推开房门,平静迈了进去。

  玄武小龟龟提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主人,小心。”

  一身米袍的中年男子,静坐于圆桌旁,手边放着一壶两盏。

  盏中金汤,茶气袅袅。

  “前辈深夜到访,何事?”

  夜陵夙阖上门扇,不疾不徐走到圆桌另一边坐下,顺手拿起了靠近自己的那只茶盏,先闻后饮。

  米袍男子正是白日高坐于评委席的裁判四号。

  “夜...小子,你倒是不客气。”

  裁判四号的语气中,略带一丢丢酸涩。

  心里的某些念头,却越发坚定了。

  别的不说,单是这一份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就不是一般‘孩子’能有的。

  “小子,你姓夜,黑夜的夜?”

  夜陵夙掀了掀眼皮,心中飞快思量着这一位的来意。

  “是。”

  裁判四号眼中闪过一瞬激动的光。

  “你为何加入御兽宗?”

  “为何离开家族?”

  夜陵夙飞快蹙了下眉,脑中瞬间有了一个猜想。

  这位莫不是对自己的身份...有什么怀疑?

  只是,据他所知,玄灵大陆并没有哪个大家族,是夜姓。

  “前辈何意?晚辈不甚明白。”

  “时候不早了,前辈有话最好直说。”

  夜陵夙揉揉眉心,摆出一副困乏模样。

  裁判四号有心试他一试,手中茶盏不轻不重一搁,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臭小子,这是你对本真君该有的态度?”

  夜陵夙凤眼斜挑,淡淡看他。

  “难道不是前辈...有求于晚辈?”

  裁判四号被夜陵夙给气笑了。

  他哪只眼睛看出自己有求于他了?

  他能有什么,有求于他的?

  臭小子,年纪不大,怼人的本事不小。

  “还真是嚣张,不过,倒是更像那家子的人了。”

  裁判四号悠哉悠哉的,重新给自己倒了一盏茶。

  一副我不急,我就要跟你耗一晚上的模样。

  玄武小龟龟在空间里急死了。

  “主人主人,他什么意思啊?”

  “什么这家人,那家人,该不是要跟你认亲吧?”

  这可真是人红深山有近亲啊!

  堂堂仙宗大比的裁判,都亲自下场了。

  这是要干嘛?

  裁判四号忽的话锋一转,说起了明日的比斗。

  “天道宗已经蝉联了三届仙宗大比的榜首,这一次的领队人物冥寒,更是不好对付。”

  “你如今的修为,还不及他,想赢...机会不大。”

  夜陵夙:“事在人为。”

  裁判四号:“年轻人,自信是好的,过于自信,可就成了自负。”

  夜陵夙:“说完您可以走了。”

  裁判四号惬意的神情一僵,心里那个哀怨呦~

  就没见过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臭孩子。

  偏这一位,许是...真的够尊贵。

  “这本破阵书,记录了初中高级,共计九百种破阵之法。”

  “你修为本就不敌冥寒,在受困于天道宗的大阵,哼哼,只怕...明日要丢大人。”

  “这本书,能参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裁判四号起身,一甩袖摆,居高临下睨了夜陵夙一眼,傲娇离去。

  一壶两盏也收走了,圆桌上只余一块巴掌大小的羊脂白玉简。

  玄武小龟龟:“主人,他就是来给你送这块玉简的?”

  莫名其妙啊!

  “非亲非故的,他这是想拉拢主人你?”

  夜陵夙拿起玉简,不客气的笑纳了。

  阵法,他并非一窍不通。

  自从身体里的第四道封印被解开,脑海中多了的那些功法秘籍中,就有属于阵法的部分。

  但因着有玄武小龟龟的金钟罩护体,他又急于突破修为等阶。

  故而,的确没在之上花什么心思就是了。

  “拉拢?不至于。”

  玄武小龟龟:“那...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裁判四号明显有些忌惮‘夜’这个姓氏。

  难不成...?

  玄武小龟龟忽的灵光一闪。

  主人的身世!

  “主人,难道...您真正的亲人,也在这里?”

  想到有可能寻到自家主人真正的亲人,玄武小龟龟无法淡定了。

  夜陵夙心湖微动,并不显露半分。

  真正的亲人?

  呵。

  是亲,是仇,还未可知。

  他,只要他的小姑娘就够了。

  “主人,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想找到他们么?”

  从前,乾天大陆那什么国什么妃的,与自家主人根本没丁点关系。

  更准确的说,主人并不是在乾天大陆上出生的。

  只是那时候的它,也在沉睡。

  所以,在主人出现在乾天大陆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它也不知。

  夜陵夙解了外袍上榻,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

  半点也不在意道:“不想。”

  玄武小龟龟感受到自家主人,是真的半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致,只能悻悻闭嘴。

  困意却是一点也没有了。

  心底还忍不住的有些小激动。

  哼,不管那些人为什么将主人送去那样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但,他的主人成长的这样好。

  是金子,总会发光。

  但愿,将来...有人不要后悔,才是。

  夜陵夙想着乔筱筱,不知不觉,竟也真的眯了一觉儿。

  裁判四号实则并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隐匿了身形藏在屋顶。

  他原以为自己离开之后,夜陵夙好歹会瞅两眼那破阵书,抱抱佛脚也好,却不想人家竟然直接睡了。

  这孩子的心,是不是太大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